• 周四. 5月 23rd,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广西西林县发现句町古国祭祀坛

谢 寿球

5月 8, 2011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经过一年多的句町文化田野调查,2011年5月7日在句町古国铜棺墓遗址附近的岜埌山上发现了一个大型的古祭祀坛。专家根据祭祀坛上发现的烧灰土、印纹陶片和古兽骨以及山下的汉代陶片初步认定这一大型祭祀坛建造的年代约在汉代前后的句町古国时期。句町古祭祀坛的发现为西林是句町古国最早的中心提供了新的重要证据。
句町古国是壮族先民在汉代前后建立的地方政权,是汉皇朝在我国西南的一个重要属国。据《史记》记载,句町国在西南地区协助汉皇朝平定各方国的叛乱,在西南历史舞台上谱写了无数雄壮的史诗。句町古国虽然在历史舞台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但她的都城在哪里一直是千古之谜。在上个世纪1969年和1972年,广西西林县普合先后发现了惊世的汉代铜棺墓和铜鼓墓,出土了绝世的铜棺、铜鼓、金缕玉衣等珍贵文物。这两个墓葬出土文物的丰富和精美震动了史学界。许多学者根据墓葬的高规格和随葬品的高等级断定这是句町王族的墓葬,并推断普合是句町古国国都的所在地。但这一推断因当地没有发现古句町人聚居和活动中心的遗址而引起学界的争议,至今仍没有一致的意见。
这次发现的岜埌祭祀坛以山为坛,气势宏伟。祭坛从山顶到山下大致分为九层,祭台层层叠合,这一样式显然蕴含着某种文化意义。顶上两层祭台是祭祀的中心,约呈正圆形,修整得很平整。顶层祭台直径约60米,二层祭台直径约100米。上面已长满了树林,使整个祭坛显得很隐蔽。中心祭坛的地面挖下去,下面全是黝黑的烧灰积土,约有30多公分厚。从烧灰土化的程度分析,显然年代相当久远,据村民介绍,这是远古烧火祭祀遗留的痕迹。这个祭祀台当地壮语叫“顶娄蚆”,意为祭雷王顶台,是当地壮族远祖遗留下来的祭雷王、求雨、祈丰收的祭祀坛。古代祭祀时祭司要点燃熊熊的篝火,场面蔚为壮观。祭坛地面的烧灰积土就是祭祀篝火的灰烬遗存。祭祀仪式近代已不再点篝火,但还传承远古杀牛祭祀的习俗。黑土底层到处可发现古代杀牛祭祀遗留的骨骼,一些骨骼已化石化。从石化程度推断,祭祀的历史已长达两三千年。
据村民介绍,每年农历四月的马日是这个祭坛传统的祭祀日,解放前每逢祭祀日远在广南等地的壮族群众都会带上祭品赶来祭祀。祭祀的仪式很隆重,有专门的祭司和铜鼓乐队奏乐念经点篝火,杀牛、点篝火是其中必不可少的程序。祭祀坛后山坡上还遗存世代守护祭坛的祭司住房遗址,但当年的祭司和祭祀铜鼓已不知去向。解放后祭祀的习俗已逐渐淡出村民们的生活,改革开放后这一习俗又有所恢复,每隔一两年就举办一次。从祭坛边悬挂的一长串竹编牛嘴罩笼头来看,近年来被当作牺牲的牛不在少数。
杀牛祭祖宗是壮族先民古老的习俗,《布洛陀经书》中就有《杀牛祭祖宗》的专章,许多战国时的铜鼓上也刻有有杀牛祭祀的场面。《史记》载:(汉武帝)“乃令越巫立越祝祠,安台无坛,亦祠天神上帝百鬼,而以鸡卜。”这段文字透露了汉代壮族先民盛行设没有阶的平台祭雷王的习俗。现在许多地方遗存的师公舞“大酬雷”就是这一古老习俗的传承。史记还记载,到高山上设坛祭祀天神叫封禅大典,是国家和皇帝一级的祭祀制度。从这些历史记载的习俗推断,西林县普合句町王族的墓葬区附近发现的高山顶上的雷王祭祀坛很可能就是句町王族的祭祀坛。
这一次西林发现的句町古国祭祀坛的地点在普合乡驮娘江和驮尼溪的汇合处,壮语叫“三百合”,旁边是普驮古码头。在壮语里,“百合”是河口汇合处的意思,“普驮”是河口码头的意思。“百合”和“普驮”这两个地名在壮语中是很古老的词汇。说明普合是古代西林的重要交通中心。古越人有在国都附近建造大型祭祀坛祭祀天地的习俗,良渚古国的都城就发现过大型的祭祀坛。而在岭南目前仅在古骆越国最早的中心地区广西大明山上发现过古祭祀坛。按照史学界的惯例,古都的认定或者是发现古城或者发现大型祭祀坛。西林句町古祭祀坛的发现为西林是句町古国的中心又提供了新的重要证据。
?
古祭祀坛远眺
?
祭祀坛顶部二层台
?
祭祀坛顶层景观
?
祭祀坛上黝黑的烧灰土
?
祭祀坛上发现的印纹瓦
?
祭祀坛上发现的远古牛骨
?
牛祭遗留的竹编笼头
?
祭祀坛位于两河交汇处
?
村民在祭坛烧纸钱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