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5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田东布兵古墓群之谜

谢 寿球

9月 24, 2012

南宁晚报记者 陆增安? 实习生 李钰莹/文? 记者刘增璇/图

??????
???????
说起中国的巾帼英雄,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花木兰、穆桂英等在文艺作品中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但是在真实历史上,在广西也曾经有一位叱咤风云的女英雄,她就是明朝嘉靖年间率领广西俍兵浴血抗倭,安境保民,备受广西人民尊敬的瓦氏夫人。
早在1989年,瓦氏夫人的葬地墓被确定在田阳县,然而多年前,在田东县一个叫“布兵”的地方,惊现疑是瓦氏夫人二次葬墓及其后裔的古墓群。此后,关于瓦氏夫人究竟魂归何处,各种说法众说纷纭。
那么,事实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布兵古墓群真的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遗骨墓呢?带着一连串疑问,记者走进田东,探寻神秘的布兵古墓群之旅。
?
?
【探寻篇】
?
八角古墓沉寂布兵大山腹地
?
布兵位于田东、田阳、德保三县交界,离田东县城仅13公里。这一带的山,当地人叫做剥布山。群山环抱之中,传说中的古墓群就座落在这山清水秀的大山腹地。
头顶烈日,冒着酷热,在田东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黄胜章和旅游局局长谢佩霞带领下,记者一行5人,沿着一个当地人称为“交乃”的山坳往上攀爬了约十几分钟,来到半山腰一座淹没在杂草丛中、通体灰黑的古墓前。
据传,这座古墓就是传说中的瓦氏夫人二次葬墓。古墓坐北朝南,不是很大,但很有特点,用经过精心雕刻的石块做墓壁,呈八面状。正面的墓壁上刻着一个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贵妇人,贵妇人的右侧站立着一名手捧官印的女仆,左侧站立一名打着大罗伞的女兵。
记者围绕八角墓环顾一周后发现,其余七块墓壁上刻画的浮雕分别刻着麒麟、鳄头蛙、马、羊、鹿等图案,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古墓的主人不一般,非富即贵。
除了墓冢,记者还在周围看到一些已经损坏的的石柱,依稀还可以看出一些花纹。据当地村民回忆,以前墓冢是有凉亭遮挡的,但现在已不复存在。
陵墓后的靠山是一座状似麒麟“脚踏”石鼓的山峰,那麒麟和石鼓组成一个巨大的麒麟印章,不偏不倚地盖在陵墓的后边。而俯视墓地的正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小平原,平原的边沿耸立着一座天马状的山峰,左右还有其他的群峰与之相连。响水河从它们身边潺潺流过,九转十八弯,煞是迷人。
“如果长眠于此的是我们的壮族英雄瓦氏夫人,不就验证了‘青山有幸埋忠骨’这句话了吗?”随行的黄胜章感叹道。
?
剥布山中深藏着明朝古墓群
?
从“交乃坳”下来,记者一行又沿着弯曲陡峭的山路,向“交乃坳”东面一个当地人叫“朝天蜡烛山”的“都仑坳”进发。
爬上山坳,记者发现山道上横卧着许多残缺不全的石人、石狮、石马。但大部分都是残缺不全的,有的缺了头颅,有的缺了嘴巴,有的依稀可以看出是脖子。而那些石人的脑袋已被砸掉,但是身躯仍相当完整,服饰像是明代的文将武将。它们均雕像刻工细腻,造型丰满,给人一种气宇不凡的感觉。
据说,“都仑坳”上共有两座古墓,一座是周氏宜人墓,一座是陆氏夫人墓,均已被盗过许多次。陆夫人墓的台基虽依稀可辨,但坟墓只剩下一个土堆和一块字迹模糊的墓碑。另一个古墓因无墓碑,不知道墓主是谁。
黄胜章告诉记者,根据石像雕刻的花纹来推断,这几尊石像应属于明朝,距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估计这些石像就是保卫墓主的。而从断头石像的服饰来看,想必这墓主人的身份必定极其尊贵,很有可能与瓦氏夫人关系密切。
而在“交乃坳”西面,一个当地群众叫做“谷布坳”的山坳上还有一座古墓,墓已经不存在,但墓基仍清晰可见。在这座山上的古墓,原本也有规模宏大的石人石兽,但到如今,几乎已经无迹可寻,只留下一些墓基台阶和石碑亭残柱及石人石兽的残片。从墓基来看,这个古墓当年的规模也相当宏大。
?
?
【解密篇】
?
瓦氏夫人归葬何处扑朔迷离
?
据传,关于瓦氏夫人尸骨到底埋藏于哪,迄今仍是难解的历史之谜。而对于瓦氏夫人归葬何处,民间传说诸多,但史志无载。这个扑朔迷离的历史之谜,在清代嘉庆之后就存在着很大争议。较为流行的有三种:
其一,殡葬广置疑冢,墓地不为人知。传说瓦氏夫人逝世后,岑氏宗族在田州司衙为她举行了隆重而又奇特的葬礼,制作了18副棺材,出殡时18队人马抬着18副棺材分别从4个城门出城,满城人谁也分不清哪一副是瓦氏夫人的真正灵柩,18副棺材出城后分散安葬在郊外的荒坡上,并且葬后不树不封,将封堆铲平不留半点痕迹。
其二,墓葬迁回靖西,让瓦氏魂归故里。瓦氏夫人逝世后3年,岑氏家族按照壮族的风俗为她捡起遗骨,另选风水宝地举行二次墓葬。瓦氏夫人确是按当地迁葬风俗经过起骨迁葬的,但二次落葬后,她的遗骨安葬在何处却又成了历史之谜。按当地一些传说,瓦氏夫人的遗骨已被迁回她的娘家靖西安葬了,可是在靖西县至今也没有发现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
其三,城外就近安葬,墓冢在“地太”。相传瓦氏夫人逝世后葬于田州城外的太婆地,壮语叫为“地太”,也就是“太婆的地方”(在今田阳县田州镇隆平村那豆屯东北面的岑氏墓地)。
据了解,早在1994年初,自治区有关部门向田阳县下达了寻找瓦氏夫人墓地的任务。田阳县博物馆经过多方调查,确定了瓦氏夫人的原葬地在田阳县田州镇那豆屯东北面的岑氏墓地,并有碑文为“前明嘉靖特封淑人岑门十六世祖妣瓦氏太君之墓”墓碑为证。同年7月,列入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5年3月,田阳县在那豆屯兴建了瓦氏夫人纪念陵墓,如今已成为田阳县旅游景点之一,及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
?
专家认定瓦氏夫人二次葬墓
?
如今,确定了瓦氏夫人的第一次葬所在地是田阳县,那么瓦氏夫人到底有没有经过二次葬?如有,它又在何处?
“那豆屯位于县城郊外,地势一马平川,按照古代堪舆学的观点,这里并无多少‘风水’可言。”2002年8月,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带着疑问,分赴田阳那豆、田东布兵对瓦氏夫人墓做过一番细心考察后认为,作为明代田州三代土官真正“掌印人”,而且获得朝廷诰封“二品夫人”的瓦氏夫人,她的家族当时在右江流域可谓是富甲一方,为何她的家人选择的墓地,却连普通农家也不如呢?
他说,“交奶”壮语的意思是奶奶坳,因葬下女土官而得名。它还有一个风水先生起的名字叫“麒麟印章”,因为它的背后有一座状如麒麟官印的靠山。“交奶坳”古墓副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正面对着清幽幽的响水河,而且离墓地不远就是响水河的源头,按照传统堪舆学的说法是难得的“风水宝地”。
由此他认为,瓦氏夫人死后3年,岑氏家族按照壮族迁葬风俗,为她捡了遗骨,另选风水宝地举行二次葬。而经他对田东布兵“交乃坳”古墓多次实地考察后认为,该古墓就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遗骨墓。
同时,我国著名民族学家、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教授也曾从2003年始,多次到布兵进行实地考察并分析:“从墓的外型看,这座古墓应该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从墓正面的浮雕看,这座古墓的主人是女的,并且得过皇帝赏赐的黄罗伞,官位在二品以上。因为按照明清两朝的官制,二品以上才能用麒麟作装饰,二品以下饰以麒麟为逾制,按例要杀头的。”
梁庭望教授还认为:广西土官的级别一般只是四品,历史上被封为二品以上的女土官只有瓦氏夫人一人。明朝右江流域上林、泗城、上隆这三个土县土州都出现过女土官,布兵镇属于田州领地,这就排除了这个古墓是其他女土官墓地的可能。而且,墓壁的浮雕很有壮族特点,特别是鳄头蛙浮雕更是全国罕见,而且浮雕刻工精美,艺术水平很高。
“这应该就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遗骨墓。”梁庭望教授说,经过实地考察,“交奶坳”上的女土官墓基本上可以认定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如找到墓碑或知情人就完全可以确认了。但是里面有没有遗骨,还须做进一步调查和考证。
?
岑氏后人家谱细诉古墓沧桑
?
难道这就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遗骨墓?如果是,墓中是否仍埋有遗骨?能证实的墓碑又在何处?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广西岑氏第三十四代后裔、田东县新洲小学老师岑忠伟。在他家里,记者看到了他保存的岑氏家谱。
据岑氏家谱中记载,“谷布坳”上的古墓墓主是岑大禄的妻子黄氏宜人。“都仑坳”上的古墓一座是岑大禄的另一个妻子周氏宜人,一座是岑懋仁妻子陆氏夫人。而岑大禄夫人和岑懋仁夫人就是当年跟随瓦氏夫人征倭的曾孙媳妇和重孙媳妇。而交乃坳上的古墓墓主是谁家谱上没有记载,只说是太祖婆的墓。
“在70年代的时候,因为遭到盗墓的破坏,我父辈去整理时,在里面就发现有一些破碎的骨头和火炭灰混在一起。”岑忠伟依稀记得,小时候每一年的清明节,他都跟随父辈到布兵祭拜剥布山祖坟,亲眼见过古墓的原样。交奶坳的太祖婆墓和陆氏夫人墓的规模较大,但是只有交奶坳太祖婆的八角墓雕有麒麟,其余的墓雕是狮子等动物。
他说,那时的祭拜仪式非常隆重,主祭地设在“交奶坳”太祖婆墓下的草坡上,“谷布坳”和“都仑坳”的3座古墓是陪祭墓。叔父说,太祖婆是从田州移葬过来的,她老家在靖西,风水先生找墓地时沿着她老家的龙脉找过来,发现“交奶坳”是龙头,就把太祖婆移葬在这里。
“既然八角墓曾经发现过遗骨,还遭到多次盗墓,难道这墓主人真的是瓦氏夫人二次葬墓不成?”记者问道。
“老人家都说这是我们的老祖母,因为没有一个人确切的说是谁的墓。”对此,岑忠伟答称,尽管先祖从未亲口告知“交奶坳”上八角墓的墓主人就是瓦氏夫人,但是居住在田东县的岑氏后人似乎都心照不宣:那就是我们的祖先瓦氏夫人。
?
?
【待解之谜】
?
掘坝寻碑必然就会真相大白
?
“我们也确认田阳有一个瓦氏夫人墓,但它并不代表田东布兵的这个古墓不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一些专家提出这样的观点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也希望最终能有个定论。”采访中,黄胜章还向记者透露,布兵古墓群的陵墓被毁坏是在1958年修筑响水河水坝时,各墓的石碑、石栈、牌坊石条及陵园的大部分石材,大都被取为基石埋在水坝底下。“埋葬在这里的墓主真实身份,将来发掘这些坝底墓碑时,必然就会真相大白。”
最后,黄胜章建议,如果真要确定“交奶坳”上的八角古墓是不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最好的方法就是打开这个墓,或是凿一个巷道看看能不能找出灵骨出来。如果找出灵骨出来与瓦氏夫人的后人做DNA判断,就会真相大白。
关于瓦氏夫人尸骨到底埋藏于哪,迄今仍是个不解之谜。但是否真的如其后裔及专家所言,埋葬在田东布兵还需进一步考证。
瓦氏,年近花甲率兵远征江浙抗倭,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民族女英雄,被皇帝封为二品夫人,这是壮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殊荣,更是田州历史上的荣耀。不管瓦氏夫人到底有没有二次葬,她的灵柩到底在哪里,人们对瓦氏的崇拜,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
?
【相关链接】
?
瓦氏夫人是壮族历史上一名抗倭女英雄。她本是归顺州(在今靖西)知州岑王章之女,后嫁给田州(州治在今田阳)土官岑猛为妾。明嘉靖33年(1554年),倭寇侵拢我国东西沿海,朝廷下令征调田州士官岑太禄率兵抗倭。瓦氏夫人见太禄年幼,便毅然请缨从征得到批准率领6千多名俍兵开到江浙前线。在抗倭战场上,瓦氏夫人率领兵作战,取得多次胜利。民谣誉她为“花瓦家,能杀倭”,皇帝诏封她为“二品夫人”。但正当节节胜利之时,统帅孙经被奸臣害死,逼得瓦氏夫人愤而告病回师田州,于嘉靖36年(1557年)59岁时病逝
?
瓦氏夫人二次葬墓
?
瓦氏夫人二次葬墓所在的交奶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