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5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广州古文字玉简之谜

谢 寿球

11月 16, 2014

1956年12月1日,越南胡志明主席收到了广东考古专家余唯刚从广州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说:
“五、六年来在广州陆续出土了一些古玉简,在这些玉简上每个都刻有殷周时期传下来的‘古籀’字体。这种‘古籀’字体直到本世纪初,各史学家们才从河南省北部殷墟发掘中的甲骨文中辨别出来。据统计目前已发掘了成千件玉简,每件上都刻有一百个字以上。我已研究了一百多件玉简。其中有一件上面刻有‘安阳行宝’四字。我怀疑此乃汉代越国安阳王的遗物,后被赵佗掠夺,遗留到现在。但是上面所刻的字,不是汉代所用的字体,所以我又怀疑安阳国的年代(即时期)可能还要更早些(对比今天我们所确定的年代)它相当于周代,或推溯到殷代。由于有关越南古代史的史籍缺乏对这一时期的记载,故无从作出任何考究,姑妄存疑以待教正。”
信中附有余唯刚摹图拓墨(拓本)的“安阳玉简”图,玉简形如心状,长为11.1厘米,宽8.4厘米,厚度约为食指之一半,上端有一小孔,下端有一较大孔。玉简之正面,四角刻有“安阳行宝”四字,字体较大:有的为‘古籀’字体,即周宣王时期(公元前九世纪)的古籀体文字;有的则为‘大篆’体,即战国时期(公元前三世纪)通用之字体;有的则为‘小篆’体,即秦汉时期(公元前二世纪)所使用之字体。居其中刻有120个较小的字,分成十行,每行12个字,组成为一方块。此方块中刻有六十甲子,从甲子至癸亥,按般代(公元前十八世纪)的甲骨文字体书写。除六十甲子方块和‘安阳行宝’四字以外,周围尚刻有平行波浪纹。玉简背面无字,周围也没有平行波浪纹,相反,在上面却刻有五个钩形,其形为横行。
这件“安阳玉简”引起了越南著名历史学家陶维英的注意,他分析道:
“就玉简上的文字说,还不能得到充分的证据来说明雒越社会已经知道使用文字了。这些字全部是中国字。古籀字体是殷、周时代在黄河流域的中国人所用的字体,这使人很难想象在红河流域的雒越人也用那种字,或者在空间与时间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雒越人从中国那里学得这种字体。”
“如果玉简确是安阳王时的产物,使得我们不能不“怀疑安阳王的年代,可能还要更早些(汉代),而与周代或至殷代同处一个时期(如余唯刚先生意见)”
“在玉简上刻有属于殷、周时代的古籀字体,属于战国时代的大篆和属于秦、汉时代的小篆。不能想象玉简上的字是属于那一时代的字体由那一个时代刻上的,而且整个布局都相当对称的。抛弃这个想法,马上可以看到那些字必定在一个相当的时代(即秦汉时代)与用最新的字体刻的,而在秦汉时代的人还书写殷、周时代的古籀和战国时代的大篆字体,也正如今人还喜欢书写小篆和隶书一样。”
由于受时代的局限,陶维英不知道古骆越人是有文字的,骆越古文字是殷、周时代的古籀体的早期形态,不但在商代以前,古骆越人一直在使用类似于殷、周时代的古文字,而且在汉代以后,直至唐代,骆越后裔的巫师还在使用这种文字。在岭南各地,都陆续发现了类似于殷、周时代古文字的骆越文字文物,就是明证。
最近,广西骆越化研究会的专家在广东韶关等地发现了一批古文字的玉佩,这为解开广州古文字玉简之谜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我们相信经过大家不断的求索,一定能解开广州古文字玉简之谜。
?
?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一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一背面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二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二背面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三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三背面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四
?
韶关发现的古文字玉佩之四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