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黄凤显: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址研讨会上的发言

谢 寿球

8月 26, 2012

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址研讨会上的发言
?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 黄凤显 博士
(2002年9月16日)
(根据录音整理,并经本人订正)
?
首先我向百色地委、行署,田阳县委、县政府表示敬意,特别是向古笛老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
当得知发现布洛陀文化遗址这个消息之后,我感到很高兴。百闻不如一见,今天到敢壮山看了一下,虽然走马观花,但还是有些体会和感触。下面我讲三点:
首先是敢壮山以及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定位问题,很多专家已经做了多方的考证,我认为目前提出的各种根据和理由基本是能够成立的,这是我第一个意见。
今天实地考察了敢壮山以后,给我一个感觉,整个敢壮山是属于壮文化的,而不是别的;不是外来的佛教文化或道教文化等,而是壮文化的!再从我今天在敢壮山发现的一些有关壮族先民活动的遗迹以及相关的材料来考虑,我们可以得出第二个结论,这里确实是壮族先民活动的地方,而且是壮族始祖的生活地。根据布洛陀经诗的流传情况以及历年来敢壮山朝拜者之众,人们对它的信仰这些方面来考察,无疑有理由认定田阳的敢壮山就是我们壮民族的圣地,是壮族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我非常赞同梁庭望教授提出的这就是壮民族的精神家园的看法。我非常同意这个看法,而且今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在认同它是壮民族精神家园的时候,一定要进一步认识到,这不仅仅是壮民族的问题;我们应该从整个中华民族的格局上,从整个中华文化的格局上来考虑这个问题。这样明确定位后,我们才能更好地进行下一步的研究、保护、建设和开发。我们明确敢壮山是壮族的,敢壮山和布洛陀都是壮族的一种历史文化,而且它们都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这样,今后对这一文化遗址的保护、建设和开发,就不会只停留在给人们提供一个烧香更方便的地方这个低层次上。我们的建设和开发,就不是修修道路,仿建庙宇,然后让大家烧香方便一些,不仅仅是这个低层次,而是在发掘古老的壮族文化和建设现代的壮族文明两方面有更大的作为,以避免很多古文化遗址建设和开发经常犯的错误。
其次就是对敢壮山和布洛陀文化进一步研究的问题。把敢壮山布洛陀古居遗址提升到壮民族发祥地这个层面上来认识,这是古笛老先生了不起的发现,是对壮族历史文化研究的重大贡献。这个发现从提出到宣传,古笛先生和有关方面的人士做了许多工作,也引起了相应的反响。现在我们也收集了一些资料,进行了若干的研究,但毕竟还不够,还有一些仓促;相关问题的认识和探讨,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当然对古文化遗址的认定不可能完全进行科学实证,不一定都能这么做。但是,现在相关的工作我们是可以继续做的,有些材料也可以去进一步收集。比如文物方面,我想在洞里、在周边村里、群众中还会有;文物考古方面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工作。还有文献,对布洛陀经诗的研究,我觉得我们要有新的角度,刚才罗宾老师把它说成是“麽教”、“麽经”,这个说法我听起来感觉不是很舒服,我觉得它好像神秘得有些邪气。用壮话来说,是叫“麽”,但这个“麽经”“麽教”很容易给人一种迷信鄙陋的感觉。其实不然,布洛陀经诗保留了大量的壮族神话传说,而多数神话是人类童年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像布洛陀经诗,可以说它带有壮族百科全书的性质。它教我们这个民族怎么认识自然和人类,怎么去适应自然、战胜自然,如何在人类社会中更好地生存。它是代代相传的。壮族这个民族用什么来给子孙后代传授知识,就是通过布洛陀经诗来传授,所以布洛陀经诗是我们壮族的宝典,是壮族先民生活智慧的结晶。我们的观念得转过来,不要视布洛陀经诗为宣扬迷信的“麽经”。我觉得在研究布洛陀经诗的时候,要把布洛陀的精神,壮民族的精神结合起来研究。强调壮民族精神如果不够得当的话,我们就称之布洛陀精神吧。要研究这个精神,如果不清楚这个精神的话,今天开发建设这个文化遗址就没有灵魂和血肉了。所以,对布洛陀经诗的研究和保护、开发、建设这一文化遗址,两者是密不可分的。同时我还要强调:这个经诗也好,布洛陀精神也好,它是壮民族的,是布洛陀的,但它又是超越壮民族的,超越布洛陀的。要把它上升到中华文化和人类文化的高度上来认识。
第三是关于敢壮山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开发和建设问题。我简单说点意见。这就是:一方面,宣传的力度要加大,要使壮民族和壮族学者形成一种认同。另一方面,下一步开发建设的时候,一定要综合考虑自然环境、民俗、艺术、建筑、宗教、历史以及现代文明等多方面的因素,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尤其是有关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否则容易顾此失彼。在开发和建设的问题上,有些地方,有些时候如果考虑不周全,匆忙上马,回头觉得欠妥了再修补,就给人一种打补丁的感觉,会失去整体感而造成缺憾。我还要特别强调的是,一定要从文化的角度和高度,来考虑这个开发和建设,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创造和体现它的经济价值和经济效益,切不可本末倒置。另外,顺便提一下,有些材料的提法,有很不规范的地方,确实应该注意分寸,特别是学术上的规范和分寸。我们宣传要到位,但是过头的话,不规范的话,错误的话,要尽量避免。就是对敢壮山布洛陀古居文化遗址这个名称问题,也还要进一步研究和商榷。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