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月 21st,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骆越文化科普活动周讲座:骆越方国的中心(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主讲)

谢 寿球

5月 30, 2021

微信图片_20210525155758_副本.jpg

2021年5月18日,是广西社会科学普及活动周启动后的第二天,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应广西外国语学院邀请,为东语学院和文学院的师生作骆越文化科普讲座,主要内容是介绍古骆越方国最早的中心在南宁市北面的大明山地区。

谢寿球说,骆越方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众多古国中最早也最具有神秘色彩的古国。近年来我国骆越文化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其标志性研究成果国家基金重点项目140万字的专著《骆越方国研究》通过了国家的鉴定,并获得了广西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专著类一等奖。这一成果的核心内容就是证明骆越文化起源于中国,中心在中国,主体部分也在中国。用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厉声的话来说就是:“骆越文化是百越文化的中心,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骆越方国的中心也就是最早的都城在哪里呢?谢寿球指出,研究表明,骆越方国最早的都城不在别处,就在南宁市区北郊的大明山下。南宁市是在骆越都城的南郊建立起来的。作为骆越方国最早的政治中心,这里集中了太多的标志,有极为浓郁的都城文化遗存氛围。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南宁市也以其历史文化的深厚堪称为岭南第一城。

谢寿球在讲座上详细解说了骆越方国最早的都城在南宁市区北郊的大明山下的主要证据:

从世界和我国关于古都的认定实践来看,大型的古城遗址、古祭祀遗址和古墓葬遗址是主要标志,这也应是我们认定骆越古国都城的主要标志。

为了确定骆越古国的都城,我们必须确定骆越古国的中心区域在哪里。

《旧唐书·地理志》岭南道邕州下都督府宣化条载: “驩水在县北,本牂牁河,俗呼郁林江,即骆越水也,亦名温水,古骆越地也。”

古宣化县即今南宁市,骆越水就是现在的邕江和郁江,这一流域是古骆越人聚居的中心区域。又据清代文人黄君钜所著的《武缘县图经》记载:“武缘之水以三江为大,三江者南流江、达蒙江、大揽江也。南流江(参考诸书)又名何滤江,亦作可滤江,皆渭笼、武离一音之转,即古骆越水。”渭笼、武离一音之转”就是“骆越”,从这段话可知骆越水是发源于大明山的可滤江流经“骆越”而得名。骆越水的源头和中心区域就在大明山西南麓。

5古骆越水道著名的左、右江和邕江交汇口_副本.jpg

骆越水景观

作为古骆越方国都城主要标志之一是大明山地区发现众多的骆越古墓葬群,其中不少墓葬中发现了王权标志的礼器,有些墓葬本身就是古祭祀场所。这些墓葬主要集中分布在武鸣县的古骆越水流域,而以元龙坡、安等秧古墓群为主要标志和代表。元龙坡和安等秧古墓群是岭南最早也是最大的商周古墓群,只有大型的古代城镇才有这样的墓群,这无疑是骆越古都的骆越人墓葬群。

武鸣县马头镇勉岭遗址出土的青铜提梁卣,谢寿球摄影 - 副本.jpg

武鸣勉岭出土的骆越古都标志性文物:牛首提梁卣

提梁卣顶盖内的天字纹饰.jpg

提梁卣顶盖内的骆越古文字“王”字纹饰

古骆越方国都城主要标志之二是大明山地区发现了骆越人的祖庙和祭祀坛。广西大明山地区是古骆越人的祖居地,也是骆越文化的发祥地,骆越古国的中心以大明山和骆越水为标志,大明山是骆越人的祖山,骆越水是骆越民族的母亲河。骆越人的祖庙和祭祀坛都在大明山地区。

1骆越祖山大明山(岜虽)和主峰龙头山(昆仑)_副本.jpg

骆越祖山大明山(岜虽)和主峰龙头山(昆仑)

武鸣县罗波庙祭祖上香场面_副本.jpg

骆越祖庙罗波庙

四天坪古祭坛_副本.jpg

大明山上四天坪上的骆越古都祭天之坛

古骆越方国都城主要标志之三是壮族地区民间广泛流传骆越古都城在武鸣的传说,并且这里都有古城遗址作证。

在壮族地区关于骆越古都最具有神秘色彩的是“鬼圩”的传说,“ 鬼圩”实际是骆越古都的历史记忆。民间传说所指的“鬼圩”范围大体包括武鸣县以罗波潭为中心的地域,包括现在的陆斡、罗波、马头、两江等大明山脚下的乡镇。这一区域是岭南发现古骆越土坑葬和岩洞葬最多的区域。

骆越“鬼圩”的传说在壮族地区流传很广,说是人死后灵魂都要回到老祖宗的居住地陆斡(骆越),所以陆斡(骆越)也叫“圩访”(hawfangz,即“鬼圩”)。夜里荒郊坟地中出现的点点磷光,就是“鬼”点着灯笼去赶“鬼圩”。传说陆斡(骆越)“鬼圩”有十座铜桥,有十二座宫殿,有“七徒郎庙”(七尊王神像的庙),还有喝了使人忘记人间情义的“忘情泉”。人死后要师公做法事度引,灵魂才能回到老祖宗居住的陆斡(骆越)“鬼圩”。新回来的“鬼”要先喝忘情泉,了结人间的所有情缘。然后再过十座铜桥,朝拜十二座宫殿,才能在“鬼圩”安居。“鬼圩”的传说使武鸣的陆斡(骆越)成为壮族民间敬仰的圣地,大明山地区的壮族师公经中就保留了不少关于魂归陆斡(骆越)的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远在右江流域中心的田东、田阳等地的古壮字山歌集里也经常出现陆斡(骆越)“鬼圩”的记载。著名的右江情歌《孝义歌》和《上殿歌》就构思了情人死后双双执手游陆斡(骆越)“鬼圩”的情节,表达了他们生死不渝的情义。正因为有“鬼圩”情境的哀伤与凄美,《孝义歌》和《上殿歌》的爱情诉说就显得格外的荡气廻肠。

鬼圩_副本.jpg

骆越“鬼圩”(古城遗址)

图17 南召泉琴筑泉石刻_副本.jpg

武鸣罗波镇凤林村传说是“鬼圩忘情泉”的“波南召”(意为王的水泉)

传说常常有历史的影子,隐藏着珍贵的文化信息。武鸣确实有很多像“鬼圩”一样废弃了的城寨与圩场,重要的有古鲁城、罗波古城、峨寨城、峨坡城等。

武鸣马头古鲁城遗址,谢寿球摄影_副本.jpg

武鸣马头镇古鲁城遗址

谢寿球认为,从目前已掌握的考古材料和田野调查材料看,大明山地区的古骆越都城实际上是一个以关隘寨城群为护卫的大城。这一大城北面以大明山为屏障,东面以昆仑关、博涩寨、思陇寨城为护卫,西面以罗降隘、何旺堡、岜城为干城,南面以高山寨城、岜马山峨寨城守住水路关口。这些寨城、关口组成了一个严密的防线,守卫的中心是古陆斡罗波城、可滤城(古鲁城)和小陆寨城。在这个大城中,还星罗棋布着众多的小城寨和村落。正因为这一地带是古骆越方国的大都城,所以古骆越墓葬遗址比周边地区都要密集。

微信图片_20210525155820_副本.jpg

谢寿球与师生代表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