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月 23rd,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广西历史文化研究新著《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出版

谢 中国

8月 1, 2023
书样

 由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和他的四位学生编撰的专著《文献中的古桂林郡》近日出版。

中国民族文化研究著名专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梁庭望为专著撰写了序言,对专著在学术上的新突破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专著有几个引人关注的亮点:

    一、揭示了秦汉时代所颁定的岭南郡县地名多以古骆越语的山川名命名的史实,并为古桂林郡的“桂”“林”“郁”“布”地名释义,解开了“八桂”等名称的千古之谜。

    二、刷新了中华文明起源地的传统认知,论证了岭南是中华稻作文化、医药文化、水事文化发祥地的重要史实,强调海丝路的始发港都有古骆越文化基因的深刻印记。

    三、为岭南在先秦时代是蛮荒之地正名,揭示古桂林郡在先秦时代是经济富足地区,是岭南的商贸集中区,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专著还揭示了古骆越地众多的古城遗址和治铁遗址,刷新了岭南汉代前不产铁的学术界认知。

    四、揭示了岭南的民间信仰从农业文化神稻神婆向江河文化神浦神婆再向海洋文化神妈祖婆转世的骆越文化基因,解开了岭南“三婆”神崇拜的历史之谜。

    专著由国家民宗委和中宣部审定,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定价50元。

封面封底环页

谢寿球主编的《文献中的古桂林郡》是一部迄今最为完备的古桂林郡文献训诂,以往的桂林郡文献,各叙一端,难觅全貌。且常常与当今的桂林城混淆,让人弄不明白谁是谁非。《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则几乎囊括了涉及到桂林郡的古今著作,使读者从中鸟瞰到桂林郡的全貌。其中提到经类古文献、史类文献、子类文献、集类文献、丛书类文献、古方志、壮族古籍文献七类,而以引述史类、古方志为多。

如何运用相关古籍文献,作者提出了存史、辩真、抓要、解疑、求新的方法。存史是最重要的举措,无论读者对解疑有何不同的看法,但因存史,这就给读者以思考释义的空间,从不同的角度了解桂林郡。本书每个条目都先“存史”,注明原文,一字不易,并说清来源于何古籍。而后对这段文献进行翻译,这是古籍训诂所没有的,一般训诂尽管详细释义,但都没有译文。《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加译文,读者省去释义,并利于对原文理解。特别是古壮字原文,译文就更加必要,否则其他民族很难破解,影响到对文献的运用。译文之后是解读,非常重要。本稿在解读中,涉及到古桂林郡定位和相当数量的地方民族风情,使《文献中的古桂林郡》成为桂林郡和郁林郡的破解全书。在解读中,纠正了不少过去对古籍的曲解、误解,这是非常重要的举措。

《文献中的古桂林郡》有多方面的价值,首先是理清了“桂林郡”的含义和地址。今人接触到“桂林”一词,一般都会马上想到临桂东边的桂林城,极少联系到贵港和玉林。《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告诉我们,当年秦始皇在贵港建立桂林郡治时,今桂林城还叫做“始安”。“桂林郡”后来又为什么改称“郁林郡”,也得到了解释。说明在秦代和西汉,广西的政治中心不在桂林城,也不在南宁,而在港北区、港南区构成的贵港市城区。当年称为“布山”。 《文献中的古桂林郡》中解释“布”为“蒲”,意思是祖母、女王,故“布山”即“祖母山”、“骆越女王山”,这是第一次对“布山”做正确的解释。

书中对桂林郡的四至进行探讨,明确了东至广东西部,南接象郡,西接句町,北达湘南,辖地广阔。桂林郡改称郁林郡以后,南接合浦郡。在这广阔的地域之内,原住居民早期是路、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等骆越先民,骆越方国时期,骆越人是主体民族。他们主要是壮族的祖先。

往下,文中对布山的桂林郡的中心政治功能、经济功能、交通功能、文化功能做了阐述,通过对布山的阐述,古桂林郡作为当时政治中心的定位和特征,作为中央王朝下的郡县的关系等等,都得以阐明。秦瓯战争后,中央王朝在岭南的统治中心在番禺,西江、浔江、桂江、漓江、灵渠、湘江成为维护岭南在大中华中命脉的通道,而岭西的政治中心不在桂北,而在布山。岭西与中原的联系,以今贵港为中心,沿着郁江往来。进贡给中央王朝的土特产,囤积在贵港,沿着郁江北运。罗泊湾发现的岭西规模空前的王级墓葬,就说明这一带当时是岭西中心。

桂林郡的时间较短,郁林郡的时间较长,在桂林郡和郁林郡期间,政局发生了若干政治事件,包括秦越之战、路博德和马援南征、陆绩政绩,其中马援南征着笔最多。对马援南征有褒有贬,本书则赞扬马援的功绩,这很重要。赵佗称王时,已在交趾立有交趾、九真二郡,说明在路博德于前111年统一南越方国时,交趾和九真就属于中华国土。到宋代1010年时交趾彻底脱离中国,交趾、九真属于中华国土已经有1121年。所以二征起兵无论是属于反压迫或是地方首领扩土,马援南征二征,都属于中华国内政事。有人说二征起兵是“反侵略”,这种说法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本书也批评了马援将铜鼓融化铸为马式的破坏文物行为。又赞陆绩容貌雄伟勇武,博学识广,通晓天文、历法、算数,造福一方,政绩给予首肯。

《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对郁林郡生态环境、经济生活、宗教特点进行了阐释。描摹了它的“金钩落玉盘”的特殊地形,论述郁水为古桂林郡文化之源。由于骆越稻作中心东移,布山成了稻作文化中心之一,骆越人可以饭稻羹鱼;水运发达,广西内河重要一港;文中对“都广之野”、“膏”做了正确的解释,“都”即“垌”,“都广”即广阔的田垌,这里生长着繁盛的“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由于有以水稻为中心的经济实力,桂林郡和郁林郡虽然只有十多个县,但却生长了稻作文化、铜鼓文化、冶铁文化、古城文化、歌墟文化。歌墟文化绵延至今,在蓝田沿江一带,就常有三种类型歌墟——壮族歌墟、汉族歌墟、壮汉歌墟,他处罕见。可见桂林郡文化绵延之久。

《文献中的古桂林郡》对桂林郡和郁林郡的宗教文化给与特别的关注,因为这涉及到文化的深层结构。其中提到古桂林郡先民的花图腾崇拜、三界神崇拜、天皇传说、龙母信仰、妈祖信仰、鬼神信仰,其中天皇传说系新挖掘的崇拜,为一般人所不知。这些神祇有的属于壮族的土俗神,有的属于汉族神,多神和平共处,这是壮族多神崇拜的独特现象,从侧面反映了岭南民族关系的和谐。书中记载了许多神奇的现象,如“三界庙有小蛇十数……人以手接而玩之,甚驯习,往来莫知其向。”“人有争斗,多向三界神乞蛇以决曲直。”“龙母是刘三姐转世”;“妈祖文化起源于骆越文化的中心古骆越水流域”、“西江流域龙母转世为妈祖”,等等,都很奇特。《岭表纪蛮》载:“僮(壮)俗祀“圣母”,亦曰“花婆”。农历二月初二,为“花婆”诞期,搭彩楼,建斋醮,延师巫唪诵,男女聚者千数百人,歌饮叫号,二三日乃散,谓之‘作星’。又,僮(壮)乏嗣,或子女多病,则延师巫“架红桥”“接彩花”,乞灵于“花婆’,期时亲朋皆贺。”这种习俗,至今在民间仍有流传。

 《文献中的古桂林郡》由于引文甚多,训诂皆备,使读者能够从中鸟瞰到古桂林郡全貌,很有参考价值。所引壮语的汉语译音,倘有壮文对应更好。有的解释尚可斟酌,瑕不掩瑜。是为序。

                                        梁庭望

                                    2020年6月20日

                                     于中央民族大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