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月 22nd,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陆荣廷故居拜谒记

谢 寿球

6月 24, 2021

微信图片_20210624102533_副本.jpg

谢寿球

 

仲夏,一个阳气很盛的日子,我们来到了壮族著名的历史英雄陆荣廷的故居,可是一股激愤之气却扑面而来。

我们不知道壮族地区的名人故居还有哪一间有如此破败的景象:危墙倾颓,破瓦问天,蝇不居留,鼠不营窩。四顾全村,任何一间民居都要比它完整傲岸。

这不是陆荣廷个人的悲哀,而是整个壮族的悲哀!

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经济发达的社会,我们多数人都是自命为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文明人。

但是,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我们记得著名作家郁达夫在纪念鲁迅大会上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

站在陆荣廷故居面前,我们不知道我们民族的文化自信为何如此不堪,我们民族的万间广厦为何容不得陆荣廷的一间小屋?

一时间,宋代词人张孝祥《六州歌头﹒长淮望断》中的诗句涌上心头:“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站在陆荣廷故居面前,我们要向那些死也不肯为陆荣廷盖棺论定的“文人”棒喝:你们在历史上是有罪的。你们垢病陆荣廷的叫化子出身,否定陆荣廷的一生整体上是推动历史前进的言论是半点马列主义也没有的;你们妄顾陆荣廷“声誉甚著”“遗爱在民” [1]的事实,把陆荣廷抹得身上一溜黑是严重伤害壮族人民感情的

实际上1928年陆荣廷逝世后,历史已经给他做了公允的评价。当时的上海循环报在全国为陆荣廷征集挽联,全国学者文人纷纷撰写,这些挽联对陆荣廷多有赞扬。经评比,广西藤县举人何培轩所撰挽联在全国夺冠,联曰:“深山射虎,只手降龙,十年岭峤镇南关,为罪立功,今日盖棺当论定。杰出武鸣,师源岳麓,一柱南天支大厦,可歌可泣,千秋信史有公评。”[2]

这就是我们老百姓的气量和胸怀,他们对历史上为老百姓做过好事的人总是宽容的、公允的。

对陆荣廷文化遗产的态度已不是简单的认识问题,而是社会正能量与社会负能量的较劲。

愿我们的每个人都能够在这一较劲中走出阴影,如此则我们的民族幸甚!我们的国家幸甚!

 

注:

[1]史海著《草莽的苍凉·十大军阀的最后结局》

[2]蒙智扉、黄太茂主编《古今名人挽联》。

微信图片_20210624102452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210624102520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