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月 21st,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蛙锣 千年黎家圣物

谢 寿球

7月 8, 2015

蛙锣


蛙锣 千年黎家圣物



不同朝代的蛙锣锣面所铸的蛙形象都不同。

古物会说话。一件乐器,不仅会发出声响,还会展开一幅深厚的历史画卷。海南大学教授宋静敏悉心收藏的25面汉至清朝的蛙锣,虽年代久远生出锈迹但仍泛着青铜的光泽,似乎无声地讲述着它们从南方地区传入海南的故事。在过去的黎族村寨,蛙锣不仅是乐器,还是法器,不仅是贵重之物,还是人们精神寄托的象征。

 

蛙锣:源于古骆越族

 

海南大学教授宋静敏酷爱海南历史研究,他在书房中摆放的蛙锣,有12面是唐宋时期的,5面明朝的,汉代和清代的各4面。他说,虽然是年代最久远的蛙锣最珍贵,但是年代越近的因其含铜的纯度最高,所以敲击时更为响亮,年代愈久的锣声反而越沉闷。

追溯渊源,蛙锣当属骆越青铜文化的器物。骆越国特别推崇青蛙,青蛙不仅能陆地生活、水里潜游,还冬眠春醒,更重要的是它一排卵可产千万只蛙,多子多福,是吉祥象征。骆越人便将青蛙视为精神图腾,把它的形象放在各种器具上,在铜鼓上做装饰,在铜锣上也做。骆越青铜虽然晚于中原青铜,但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

在古代,海南属于骆越管辖地域,而它又是百越的一支,据考证黎人从百越到海南,骆越的青铜器流入海南也就不足为奇。汉代路博德、马援两伏波将军消灭骆越后,海南岛也随着汉武帝设立郡制而归于大汉版图。在汉晚期,骆越文化最鼎盛时,由于中原的铁和陶瓷引进等原因,骆越的青铜器突然消失,然而由青铜制作的蛙锣则在海南得以延续。

海南岛孤悬海外,铜矿甚少,加上冶炼技术较落后,至今尚未发现青铜器铸造作坊遗址,海南不具有制作铜蛙锣的条件和技术。海南民间在使用和已被收藏的蛙锣均为南方地区传入。史料记载,在清末民初,常有黎人拿山货和牛到汉族地区和商人换蛙锣,汉商的锣主要来自广东地区。但是,到民国时期,蛙锣制作工艺已彻底消失,存世蛙锣开始日渐稀少。

 

蛙锣:红白事传佳音

 

青蛙一直被黎族人民视为能祈求风调雨顺的灵物。在黎人眼里,锣面外侧铸有青蛙,既表示招福进财保平安,又表示图腾崇拜之意,蛙锣不仅是黎家的珍贵财产,而且锣声能传递吉祥。海南岛解放前,黎族聚居区都还叫峒,在每个峒,蛙锣都被奉为最神圣之物,平时也不轻易示人。只有碰上了婚丧嫁娶或狩猎祭祀等大型活动,蛙锣才会被“请”出来。

一般,小峒有几面蛙锣,大峒管二三十个小峒,拥有的锣更多。蛙锣数量的多少,直接显示一个峒的财富多少和地位的高低。蛙锣可作为货币用于交易,“豪强之家以数十牛易一锣”,还可充当将功折罪的用品。清朝史书记载,黎村之间闹事打架,由峒主断案,哪方无理便是输家,需要赔偿的物品多是牛,如无牛便用蛙锣充抵,小蛙锣顶一头牛,年代久的大蛙锣顶三头。

在古代黎族村落,蛙锣最大的功用是作为乐器和法器来使用。一遇“红白”喜事,就由峒主和村里两位受尊重的长者去取蛙锣。蛙锣或埋在大树底下,或藏在山洞里,他们会走走转转,避开闲人及跟踪者,一般是黄昏出去,但会连夜将锣拿到村里,放在事先备好的架子上,用绳子悬空垂吊,以便第二天由健壮后生敲打。后生们敲打时,会根据不同的事情敲打出不同的节奏,来表达出不同的意思。当然,女人们绝不准碰锣。

在结婚三天或祭祀七天的过程中,还专门安排人看守蛙锣,通宵灯火不熄,以防被偷盗。如果是要狩猎做“法事”时,“道公”会在篝火周围淋鸡血,也会把鸡血点在蛙锣上,这样做,是因为黎人认为蛙锣通灵,可以和先人“对话”,以让村里狩猎顺利多有收获。活动结束后,还是由峒主和村里长老们将蛙锣于黄昏至夜间秘密送回原处保存。

宋静敏说,蛙锣取出,不是随便就敲,还有隆重的“跳神”仪式,地点一般是在峒主家门前的大树下。

 

蛙锣:解读传世之谜

 

20世纪50年代,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头塘乡头塘村,曾发现锣面直径达40多厘米的一面大型蛙锣,锣面铸有阳纹二龙含珠图和八卦符号纹饰;中国乐器博物馆,收藏着20多面锣面直径1632厘米的大小蛙锣;乐东的白沙河谷文化园,园主袁金华收藏有35面蛙锣……不断有蛙锣出现在世人眼中,但清朝之后制造的蛙锣至今仍未发现。

“蛙锣大小不同,但形制基本相同,都是一锣三蛙,何以鉴别年份?”宋静敏说,年份越近的,铜纯度越高,锡、铅含量越少。最重要的区别体现在所铸蛙的形象上:汉代的模拟青蛙是小蝌蚪,是个小圆豆有蛙的象形;唐宋时期的有点像蛙了,有身子和腿;到了明朝,蛙腿都很清晰了,还有鼻子眼睛嘴巴;而到了清朝则更加具象,连脚趾都有,各项比例还与真蛙一致。

宋静敏认为,各个峒的峒主和年长者对蛙锣的保管起到关键作用。峒主是由县令给利刀或铜项圈等信物任命的,代表一方管理事务,而且世袭制,黎人称“奥雅”。能当“奥雅”的,多是彪悍勇猛者,在打猎或打仗中都是带头持刀箭冲锋陷阵,最易发生意外或阵亡。年长老人也会因疾病等突然过世。这样,所藏蛙锣的秘密地点就再难知晓。

黎族没有文字,也有少数掌管蛙锣者通过讲故事,世代相传藏锣点,还有极个别的是将蛙锣藏于家中,后人会意外发现。

宋静敏在海南收藏的蛙锣大多有明显的土埋和水浸痕迹,有的已生出绿色的锈斑。这些锣的再世,有的是台风倒树时从土里撬出,有的是大暴雨后被山洪从洞里冲出。

或许铜鼓或铜釜,会让人想起狼烟四起的古代战场,听到得得穿透岁月的马蹄声,而铜蛙锣则只会让人透过时空隧道,看到黎人市井生活充满浓郁民俗气息的历史画卷。“尚无人可知到底有多少面黎族蛙锣,因为先人的藏点严密,也许将来的将来,某一场狂风暴雨后,还会听到锣音带来的惊喜,如同福蛙一下子跳到众人面前!

(中国民族宗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