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月 1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文山壮族“乐引”,古骆越铜鼓的记忆

谢 寿球

11月 24, 2015



文山壮族“乐引”,古骆越铜鼓的记忆

 

壮族被称为占据水头的民族,以种植水稻为主,水车是稻作文化的重要角色。来自战国的古铜声多么难得,丘北的壮族人民还完好地保存着战国时铸造的草皮铜鼓。那悠扬的鼓声,穿越历史迷雾,震落厚厚的尘土。

  壮族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在其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中,最引人注目,影响最为深远的是铜鼓文化。它作为壮族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一直深受壮族人民的喜爱和崇敬,甚至被视为神物来珍藏、供奉。铜鼓,它是青铜时代的杰作,集冶炼、铸造、绘画、雕塑、音乐、舞蹈于一身,融历史、文化为一体,被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民族学家视为民族历史研究的活化石,一部不成文的历史文化百科全书。壮族的铜鼓,既是乐器,也是礼器,又是法器等。古代战争用铜鼓宣战、助战,祭祀要敲铜鼓、婚丧要敲铜鼓,开春播种时亦要敲铜鼓。壮族把铜鼓当做重器宝物、神器崇拜,世代承传。

在丘北壮族中,流传着这样一些关于铜鼓的故事:很久以前,龙潭处经常闹妖魔,小孩和鸭子过路都会被拖去。有一个老人听说后就把自己的鸭子赶到龙潭去放,鸭子不见了,又叫他的儿子去看,儿子不见了。老人亲自下到龙潭里,进去两丈深就是一条平路,他继续走下去,遇到了妖怪的儿子小妖。小妖说:“我爹打了几个麂子来,去请我公公他们来吃”。老人问:“麂子放在何处?”小妖说放在木盆底下罩着。老人掀开木盆果然看见鸭子和他的儿子都在, 一气之下就把小妖杀了,还放火烧了妖怪的房子。烧了七天七夜,龙潭到处冒烟。老妖回来见状就找这位老人拼命,老妖打不过老人就变成芭蕉树,同样被老人一棵棵砍掉,老妖的血把整个龙潭都染红了。后来老妖从地下钻到了老人住的地方,企图挖个洞用水把老人淹死,当钻到老人床底下时,正好那里放着一口铜锅,铜锅掉下去刚好把老妖罩住。从此,妖怪再也不敢来了。老人想铜锅可以降妖避邪,就打了许多铜锅,安上翅膀,铜锅发现哪个龙潭有妖怪就会自己飞去与妖怪打仗,打赢了铜锅飞回来,打输了铜锅杀身成仁,罩住妖怪。村民们珍惜铜锅,把剩下的铜锅挂在天楼上,一出现妖怪铜锅就会发红,发出嗡嗡的响声,飞去打妖。

  老辈人讲,壮家人开天辟地的创始人布洛陀,造了天地和人以后,就在天上安家了,为了照看子孙后代,把壮家安排在高山上、江湖边,离天近,他一低头,就可看到子子孙孙的日子是好是坏。开初壮家日子过得很好,后来人多了,布洛陀嫌天地小了,就把天加高加大,把地加宽加厚,这样一来天和地离得远了,太阳、月亮、星星难于照到的地方,于是出现了毒蛇恶兽和妖魔鬼怪,一到夜晚就四处乱窜,经常伤人畜。布洛陀知道后,带领人们挖来三彩泥,做成一个个两头圆大,中间小的模子,又采来孔雀石,再砍来青冈栗树烧炼孔雀石,三天三夜过去,人们面前堆起一个两头圆大中间小,有四耳金光闪闪的东西,上面还有各式各样的图案,布洛陀一擂响它,毒蛇恶兽妖魔鬼怪被震得头晕眼花,东奔西逃,肝胆破裂。布洛陀告诉大家,这东西名叫“乐引”,它就是地上的星星,它会帮助你们杀死毒蛇恶兽妖魔鬼怪,保护村寨,它还会领大家唱歌跳舞,它身上有许多图案,还会教你们学本事。不久,壮家村村寨寨都照布洛陀造的铜鼓样子,造出了千千万万铜鼓。 

这些虽然仅仅是壮家人为表达自己对铜鼓的热爱和崇敬而流传的故事,但给了我们不少启迪。壮族人民把铜鼓和他们开天辟地的创始人布洛陀联系在一起,可见铜鼓在他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丘北壮族对铜鼓的敬仰,甚至达到“先祭铜鼓,后祭祖”的地步。每逢重大节庆,壮家人都要用铜鼓来庆贺。庆贺前先要举行祭鼓仪式,根据是什么节庆内容就开展什么活动、跳什么舞、唱什么歌。如每年正月初一子时,按传统把铜鼓从房梁上取下,净水洗干净置于堂屋中,点燃香火,用米酒、红公鸡、猪头、猪脚、猪尾巴、糯米粑粑、五谷等祭祀铜鼓,将鸡血滴在鼓面上,倒上米酒,参加祭鼓的人从老到小每人都要吮铜鼓鸡血酒。人们认为吮铜鼓酒能辞旧迎新,驱邪纳福,祈来年兆岁,四季平安,人丁兴旺,物丰财茂。仪式结束后,初一至十五,将铜鼓悬挂于屋檐下,由长老敲响铜鼓,村民们听到鼓声后,都争先恐后去挑新年的第一担水回家做饭,将饭菜置于神龛上祭祖。随后人们又纷纷围到铜鼓身边,跳起铜鼓舞。初一、初三、十五热闹非凡,通宵达旦。

  娶亲嫁女,必须携一些酒肉到藏鼓家去祭祀铜鼓,然后把铜鼓接到家中敲,以此来祝贺新婚夫妇喜结良缘,早生贵子。壮族在生儿育女办粥米酒或满月酒时,都要敲铜鼓,以示小孩能安康成长。起房盖屋和喜迁新居时,亦使用铜鼓,迁入新居的头天晚上请来亲朋好友守夜,就在新居敲击铜鼓,以示既对主人的祝贺,驱邪纳福,安居乐业。

村里有人去世,则击鼓报丧,如果死者是男性敲公鼓,死者是女性敲母鼓,这样村民根据鼓的音质就会知道死者的性别。亲朋好友在为死者守灵时一直敲响着铜鼓,据说鼓声能为死者超度灵魂,把死者引入仙界。壮族人民崇拜铜鼓,把铜鼓当做神物,上可通天,下能及水,并认为它可以呼风唤雨,驱邪纳福。从布洛陀擂响的第一声铜鼓声,至今日,壮家村寨一直敲响着来自战国的铜鼓。

           

(中国民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