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赵建统诗文集序

谢 寿球

1月 4, 2013

回想往事,是非常令人纠结的。记得当年看电视连续剧《蹉跎岁月》,里面的主题曲有“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汇成歌”的句子,歌中唱道:这支歌是:“一支汗水和眼泪凝成的歌,忧郁和颓丧是那么多。”也是“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憧憬和向往是那么多。”并且是“一支高亢的旋律谱成的歌,希望和理想是那么多。”是的,一个人的一生是多味多彩的,所以当他回想往事的时候,不管是“蹉跎岁月”也好,“青春无悔”也好,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近日收到表哥赵建统托人带来他写的一本书,名曰:《赵建统诗文集》,嘱我为他的书写一篇序。书中原来已有了广西著名作家黎国璞所写的一篇序:《诗文如花老来香》,这是一篇写得很美也很阳光的散文。作为作家,他看到的是书中的翰墨之香,这是很自然的。但作为与书中主要当事人有牵连的人,我是无法像他一样进入品文的超脱状态的。人常说往事如烟,但对于我来说,对于我的姑母谢玉滨和她的亲属来说,往事不但不如烟,反而重如磨盘。姑母谢玉滨有一段时间是我们家不可与人言的隐痛。在“文化革命”前,我们小一辈的人只在父母的言谈中隐隐约约的知道有这么一个亲姑的存在。后来“文化革命”中,我们全家被返乡种田,我们几个插队劳动的兄妹升学、招工、招干屡次都被扫地出门,理由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当过“官僚地主”小妾的姑母。当我求做一名媒矿工人而不可得,参加广西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学习班学习的资格也被取消的时候,我才体会到人生汗水和眼泪凝成的酸辛。姑母的人生苦旅就更难以尽说了:陪斗、游斗、捆绑、毒打、入狱、管制,几次险成炼狱鬼。她本是马山县永州街上的穷家姑娘,因为长得漂亮而进了上思赵家,但也因此给她的一生带来了无尽的苦难。改革开放后她才熬到平安,最后平静地死在上思。姑丈赵炳荣原是国民党北伐军营长,上过黄埔军校,后来又当了上思县的县长和民团司令。对于他的历史功过,我们兄妹都不知晓。但一提起他,我们就会联想到电影《英雄虎胆》描写的上思县十万大山里的“匪司令”,心里都没有什么好感。海峡两岸关系解冻后,政府肯定了他北伐和抗日的历史功绩,我们才对他有所了解。他在解放时东躲西藏,后来逃难出境,在越南行医糊口,虽然客死他乡,但也得了个好死。富于戏剧性的是我的表哥赵建模,他和自己的父亲走的是完全对立的两条路,在读大学时参加了革命,加入了共产党,成了解放军桂北纵队的政工队长,后来为掩护战友而牺牲,变成革命烈士,1950年广西大学曾为他开过全校性的追悼大会。他们家三个真是幸是人生,祸也是人生。
建统兄的故乡上思县平福乡除了出了我姑丈赵炳荣这个名人外,还出了个在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抗法抗倭虎将刘永福,平福乡也因此改名为永福乡。刘永褔的少年时代是在苦难中度过的,他的一生如他做滩师时奔走的水路,既滩险水恶又波澜壮阔。他最后虽然得善终,但当时已国运日衰,台湾已沦为倭寇疆土,他的死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建统兄这本书还写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他自己。他的一生实际上也是历尽艰辛,他卫校毕业分配的地方是被称为广西省尾的西林县。西林地僻水远,当年瘴疠横行,可说是广西卫生战线的最前线。毕业分配到这个地方不好说是发配,但也绝对不是对他的重用。可是他却在这个巫术猖獗、医道衰微的地方传播科学、救死扶伤,谱写了他人生多姿多彩的的一页。对此人生,他的自豪溢于文中。
建统兄这本书的价值就在于他如实地记述了中国这一段历史的社会生态,如实地描绘了人生的多色调和人性美。书中最令我垂泪的情节是姑母逃难面临饿死绝境时,意外地与她当年的丫环相逢,这个贫下中家的女儿不但没有向人告密以彰显自己的阶级觉悟,反而偷偷在姑母的衣裳里缝上几个口袋,里面装满了救命的大米,并叮咛不要让人知道。看到这个闪耀人性之光的情节,我终于知道了姑母为什么能在受尽侮辱时,百死而不自杀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历尽劫波而没有灭绝的原因所在。
呜呼!世道多艰,人生有幸!人在江湖,不如意事常八九。历史从来是形势比人强的,英雄如刘永福,也拗不过人生的安排。但是人间还是有真情在的,我们不应对人生过多地涂抹灰暗的色调,不要过多地慨叹“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在这方面建统兄是值得学习的,建统兄对人生的态度是淡定的,是从容的。我非常羡慕他那种晚来说人生,“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轻松。人来世上走一回,是缘份也是责任,只要不虚度,只要不恶贯满盈,总有值得称道处。记得有一位名人说过: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建统兄是深得其中真缔的,人生如建统兄那样晚年还像晚霞满天般笑得那样灿烂,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仅以此文向他表示我衷心的祝福!
是为序。
谢寿球
2013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