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谢寿球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产业开放特区

谢 寿球

12月 26, 2013

12月24日,崇左市召开2013年民族工作专家顾问座谈会,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谭先进、黄桂秋和会长谢寿球参加了座谈会。谢寿球在会上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引起了与会领导和专家的关注。
  谢寿球认为崇左市历来被中外学者认定为骆越文化的富矿区,其中最具有标志性和影响力的就是以宁明花山岩画为中心的左江岩画群。近年来许多学者纷纷为崇左市的文化旅游开发支招,花山岩画景区是关注的热点。最近又有学者提出崇左市要打造壮族“灰姑娘”文化品牌,加上前几年打造的壮族天琴品牌,这三个文化品牌实质上都是骆越文化品牌。古骆越文化资源确实是崇左市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特色文化资源,历来具有其独特的心理接近性和视觉观赏性,开发骆越文化资源,确有其潜在的价值和前景。但是我们崇左市目前的骆越文化旅游资源开发都停留在传统的文化建设操作层面上,缺乏世界性的视野和战略性考量,没有大创意的文化产业设计和市场操作设计,因此还没有形成大产业,也没有大的市场份额。崇左市文化旅游产业的路子应该怎么走?谢寿球在会上提出建设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
  谢寿球认为,崇左市具有区位、交通的优越性,历史文化和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崇左文化产业的开发要从更广阔的空间来进行布局。在中国—东盟这一地区,中国和东盟各国都有各自的文化产业中心,但是连接这些文化产业中心的节点是中国—东盟陆路通道中心的崇左市,按照国家新的战略部署,这一地带需要建设连接中国和东盟各国的文化产业的中心,以建立全新的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关系。在陆路通道上崇左市处在一个关键的位置上,它是交通的连接中心,也是物流的连接中心,当然也是文化的连接中心。崇左市的这一地位完全有可能把自己建设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各国陆路上的文化产业中心。
  谢寿球指出,从南宁经崇左、越南北部、老挝、缅甸至泰国的区域历史上是著名的骆越民族历史文化走廊,南新经济走廊就是沿着这一走廊分布的。这是一条新的国际经济开发带,这一开发带的建设将会给沿途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崇左是这一国际经济开发带中历史文化资源蕴藏最丰厚的关节点,这一区域的壮族、越南北部各少数民族、老挝的主体民族老族、缅甸的掸族、泰国的主体民族泰族大部分是骆越后裔,历史上骆越民族从水路集聚崇左,再从崇左的陆路向东南亚迁移,崇左因此成为骆越民族重要的历史文化交汇点。是骆越民族及其后裔向东南亚和南亚迁移的主要通道,崇左古骆越民族及其后裔的文化风情的积淀很深,是骆越民族文化资源的富矿区,完全可以建设成为这一国际经济带重要的骆越历史文化展示窗口。
  谢寿球强调,崇左在迎接我国西部开发的新机遇面前如果没有大战略、大构想,就不可能引进大投资,也就没有发展的大前景。要在我国文化产业大布局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要在我国文化产业大布局中找准自己的切入点,这一切入点就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打好民族牌、创意牌和产业园区牌,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主要功能是筑巢引凤,利用崇左市的区位优势、交通优势、文化资源优势和土地资源优势建设可引八方凤凰的文化创意产业之“大巢”,主要建设项目是利用骆越的历史文化资源建设骆越原生态风情展示博物馆、利用位于交通物流中心的文化消费市场优势建设文化休闲游乐园、利用各国各民族风情汇聚的优势建设中国—东盟民族竞技体育大型比赛场馆、中国—东盟民族歌舞实景演出大舞台、中国—东盟影视拍摄基地、中国—东盟动漫制作中心、中国—东盟工艺品交流大市场、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人才培训中心。崇左完全有条件建设这样一个全国仅有的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建设这样一个特区就能占领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的制高点,获得国家文化创意产业政策和资金扶持的先机,打开崇左经济建设的新局面。
  谢寿球在会上还提出了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前期工作建议,他说,目前,国家在沿海各地均建立了对接各有关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特区和开放区,而在对接东盟各国的陆上边境沿线还没有设立相应的开放特区。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立,加快了这一地区贸易一体化的进程,但是在文化产业的开放方面尚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位于中国对接东盟各国前沿的崇左市应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应该率先向国家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构想,并做好相应的工作:
  一是深度挖掘文化旅游资源,打造骆越文化艺术之都的文化品牌。骆越文化是中国对接东盟各国的文化纽带,崇左市骆越文化的标志性资源是花山文化、天琴文化等骆越文化艺术遗产资源,因此崇左市应响亮地提出打造骆越文化艺术之都文化品牌的口号,以抢占骆越文化艺术产业的制高点,以此对接东盟各国的文化艺术产业。不建设这样一个骆越文化艺术的圣地,人家是不会前来“朝圣”的。目前崇左市的现状是对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还停留在浅层次上面,即使是对花山岩画这一进入申报世界遗产预备名录的骆越文化遗产的挖掘和研究,也是缺乏应有的深度。崇左市应深入开展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工作,以盘清家底,明确开发的重点和突破口。而要完成这一工作必须将深入挖掘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工作列入政府工作日程并组织相应的专业队伍,有组织有计划地去完成。我建议崇左市成立一个专门挖掘和研究、开发骆越文化艺术的研究院或研究会,组织起自己的专业研究队伍,没有这样一支“敢死队”,是难以取得突破性成果的。
  二是开展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建设的可行性研究。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战略性构想,在国家提出建立全新的中国—东盟关系形势下,提出这一战略构想可以说是适逢其时。为了做好向国家申报建立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崇左市应组织专家队伍,进行全面的工作调研,写出高水平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追赶世界文化产业发展的潮流,集中中国和东盟各国的力量,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和东盟各国的文化产品生产集中区、展示区和集散区,也就是建设一个永不落幕的中国—东盟文化艺术博览会。这一个特区的中心位于江州区,范围包括宁明、龙州、大新、凭祥等县市,是一个大型的国家级文化旅游产业园区。
?
座谈会场
?
崇左市民委主任在会上作汇报
?
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谭先进在会上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