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月 21st,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广西大学水稻研究所专家考察隆安野生稻

谢 寿球

9月 13, 2011

9月7日上午,隆安县那桐村的一位农民正在稻田间喷洒农药,在不远处的一处沼泽地里,广西大学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容柏则指着水边一丛野草兴奋地喊道:“看,那就是野生普通水稻。”而村民不解地说:我们一直当它是杂草,有什么好稀奇的。

  是的,野生水稻几乎没有实用的经济价值,但其身上所具有的丰富的基因资源,正是我们的杂交水稻得以不断改良的基础。但由于遭到人为破坏和缺乏保护,野生水稻资源正面临危机。

  野生水稻长什么样?

  有着长长的麦芒“尾巴”,还很容易掉粒

  有水稻,才有大米,然而,你知道我们现在种植的水稻是从哪里来的吗?它的祖先又在哪里呢?

  9月7日上午,记者跟随南宁市教育局教科所一批生物老师来到隆安县那桐村,在一处绿色的稻田里,几个农民正在给水稻喷洒农药。此时,人工种植的晚稻尚未扬花抽穗,而在稻田边的一处沼泽地里,广西大学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容柏一眼就从杂草丛中找到了野生水稻,“大家快看,这里有一丛野生水稻”。

  “这就是野生水稻?不会吧,这分明是杂草,很常见的啊……”尖尖长长的绿叶,和周边的杂草几乎没什么两样,随从的队伍里有几个人一下子懵住了。

  “野生水稻,稻穗是红色的,它还长有很长的麦芒,这是人工栽培水稻所没有的。”?李容柏小心翼翼地用手托起野生水稻的稻穗给旁边的人员看。“野生水稻稻穗成熟后会掉粒,而且它是多年生植物,不像人工栽培稻需要年年种植。”

  经专家指点,记者注意到,野生水稻稻穗是红色的,和人工水稻的金黄稻穗有很大不同,高度也比人工栽培水稻要高得多,大多的野生水稻是匍匐生长的。李容柏介绍,野生水稻和杂草一般不好区分,只有等到野生水稻抽穗时,才能从穗的形状和颜色来识别。因而,给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野生水稻有什么价值?

  有丰富的优良基因,水稻栽培改良离不开它

  野生水稻属于禾本科,目前发现的数量十分稀少。李容柏介绍,全世界的野生普通水稻约有22种,其中中国有3种,而广西已经发现有普通野生水稻和药用野生水稻2个种类,是我国野生稻最丰富的地区。目前,在隆安、来宾等60个县市有零星分布。

  有生物老师问,我国的人工栽培杂交水稻技术已领先世界,超级稻亩产也年年不断攀高,这些野生水稻对我们还有什么用处呢?对于这一疑问,李容柏明确指出,如果单从经济价值来说,野生水稻可以说一无用处,它一成熟就掉粒,可以说根本不会有收成。但野生水稻具有遗传基因多样性,其基因资源比我们人工的栽培水稻的基因要多得多。

  “现在我们的杂交水稻把野生水稻的大部分基因性状都去掉了,只选取了对我们有利用价值的基因。”李所长表示,自然界的各种病虫害也在进化发展,人工栽培的水稻会受到新病虫害的威胁,为了对抗新的病害,人类必须从野生的水稻里提取出更多的优良基因应用到人工稻上,否则,面对病虫害的侵袭,人类只能速手无策。可以说,保护野生稻,就是保护我们的杂交水稻,也就是保护我们的粮食安全。

  保护野生水稻,我们能做些什么?

  专家建议尽快建立起野生稻保护基地

  由于对野生水稻的认识和保护力度不足,目前,我区野生普通水稻分布数量正面临减少趋势。记者在跟随李所长调查得知,即使在野生稻分布的地区,由于当地农民对野生水稻毫无认识,它常常被当作杂草来铲除。此外,野生水稻只适合生活在沼泽地里,而如今水利建设大搞三面光渠道,也使野生水稻生存空间越来越少。

  谈及野生水稻保护方面的问题,李容柏皱起了眉头。他说,从野生水稻中成功提取出某一个基因性状,整个实验时间跨度需要十几二十年,费时费力。他担心,如果没有保护好野生水稻,若干年后,当我们需要改良我们的人工栽培稻时,将会发现,我们没有了可利用的水稻基因库。

  而记者了解到,广西虽然有60多个县发现有野生水稻分布,是全国野生水稻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但因为它没有任何实用的经济价值,不会带来经济效益,因而,当地政府对保护这一稀有资源缺乏热情。

  9月7日当天,南宁市教育局调研考察组来到隆安考察野生水稻情况,正是想通过调研,促成有关部门加强对野生水稻的保护。同时,南宁市教科计划在野生稻分布较多的隆安县建立一个课改综合实践基地,让更多的师生多了解野生稻,通过基地的建设,为保护和宣传野生水稻尽一份力。
               (当代生活报记者冯耀华、实习生詹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