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月 19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纪念梁庭望先生从教五十周年文选:为学三维见丰厚

谢 寿球

5月 16, 2011

??? 吴刚
?
吾师梁庭望先生引我入民族文学研究领域,想来,既是我与民族文学研究之缘,也是与吾师之缘,今先生从教五十年,实乃可贺!先生贫寒出身,幼年早孤,求学坎坷,一路走来,跌宕起伏。先生六十代初以壮语言文学专业步入教坛,研究领域扩及壮学与民族文学。对于壮学,吾所不知,不便多言。对于民族文学,先生引吾入门,就此小议先生为学之素养、治学之所辖、问学之方向。
其一,为学之素养。先生为壮人,母语壮语,又通古壮字,加之浸入壮语言文学专业,固其民族语言文字功底甚厚。其所译壮族古籍《粤风·壮歌》等,可见其民族语言文字之素养。先生汉学基础深厚,其所著诗词可见一斑。先生又通西学,其著名“中华文化板块理论”即化自德奥学派。治民族文学所需素养,鄙人自认为不可缺少民族语言文字、汉学、西学之功,倘或一端发达,其它不及,断不能达治学之高境界。今人治民族文学,把这三点化为一体之学人,实不多见。
其二,治学之所辖。文学研究大体不出三端,一者文学史、二者文学理论、三者文学批评。先生此三端,皆有贡献。其一文学史,学人皆知,先生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主编之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开天辟地之作,目前尚无他人试作。《中国少数民族诗歌通史》更是皇皇巨著。其二文学理论,主编《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概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比较研究》,及所提“中华文化板块理论”,皆是开篇之作。其三文学批评,先生为壮族文学创作多运笔宏论。民族文学研究此三端,有任何一端之所长,都可立一功。今先生把此三端融为一体,互为增长,是执此一端者所不能及也。
其三,问学之方向。今之学人对民族文学理论言辞颇多,有理论无用者言,有理论无从者言。无论何种言说,理论总要前行。先生步古稀之年,迎理论之春,从“中华文化板块理论”、“三维说”至“四纽带”,步步进入民族文学之实质,功不可没!先生多次与吾长谈,宏愿有三,一为主编一部包容少数民族文学的《中国文学史》;二为主编《中国民族文学概论》;三为主编“中华文化板块理论”指导下的民族文学。先生治民族文学以宏观研究见长,此三宏愿步步紧扣宏观研究之方向。
先生勤奋至极,50余部著作、200余篇论文、200余篇诗文即是明证。今纪念先生从教五十年,则学习先生为学之素养、治学之所辖、问学之方向。先生实乃吾辈青年之先导。
?
?
?? (吴刚,达斡尔族,梁庭望先生博士生,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