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月 1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仡佬族和丹砂文化

谢 寿球

11月 24, 2015

《九天大濮史录》中的仡佬文用丹砂书写。

贵州务川县大坪镇龙潭村是最早的炼丹古寨,古老的祭祀仪式、炼丹方法流传至今。

贵州务川汉墓出土的丹砂颗粒。

仡佬族的民间炼丹炉。


仡佬族和丹砂文化

丹砂,也称朱砂,大概是中国人最熟知的化学物和中药材了。那一点殷红,凝结了中国人的悠悠情怨。多少帝王将相为求长生不老而寻找、提炼、服食仙丹,更有人为此而亡。丹砂被古人视为神赐之物,而炼丹对我国巫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同时推动了化学的发展。那么,丹砂最早是被谁发现的,又从何而来呢?

 

仡佬人,最早获取丹砂的民族

 

务川,自古就是仡佬人的居住地。而仡佬族,也就成了世界上最早发现和开采丹砂的民族。

20089月,贵州省仡佬学会的付尔光、郑继强、田金海等专家遍访黔、滇、桂等省区的仡佬族聚居区,在黔北一户人家中寻找到了传说中的仡佬族天书《九天大濮史录》。这本古籍最早成书于南宋,用汉文和仡佬文对照记录而成,其中仡佬文用朱砂书写。此后,专家们又发现了《濮祖经》和另一本纯仡佬文的《九天大濮史录》。

在仡佬族的这些宝贵古籍里,对仡佬先民如何发现、使用朱砂,有详细的记载。专家们通过翻译解读,还原了这一历史过程。

仡佬族的祖先史称濮人,夏代时濮人就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大元国。《夏书》记载,那时人们把在大山中生活的濮人视为天之子人中精灵,而他们的朱砂则是神物。

那么,濮人是如何得到朱砂的呢?传说,远古时,一个叫巫信的青年在打猎时,掉进一个红水坑。他爬起来后,满脸都是红的,野兽看见他就害怕了。此后,猎人们就故意将脸抹红,以威吓野兽。这就是朱砂的发现。

商汤王当政后,非常贤明,远近归附,濮人也上表归附,从此开始向商王朝献朱砂。这时的朱砂,主要用于祭祀,代表驱邪祈福。

商代时,一个叫鬼注的青年无意中将朱砂石放在柴火上,结果燃烧后形成了水银(汞)。周文王从濮人那儿学会了炼水银的方法,此后传给子孙。周朝的历代君王相信,他们亲自炼的水银,死后放在自己的口中、手心、脚心等处,会助自己上天成仙。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人到处寻找长生不老药。博士淳于越说:濮地一仙山,藏有不老丹。七鹰天上看,八兽把丹关。一条河隔断,要想得到难。他说的地方,正是务川。从那时起,就不断有方士术士前往务川炼取不老仙丹

汉武帝时,为了方便术士们进入濮地,笃信长生术的汉武帝开发了西南夷。公孙卿率方士30余人深入务川大坪龙潭,架灶为汉武帝炼长生不老丹。公孙卿对汉武帝说:西南濮夷天之子,人之精,天赐朱瑞献武帝,濮地仙山长生源。

到了东汉明帝时,汉明帝听说务川仙山里藏有不老丹,就率领一批王公贵族到濮地,朝拜仙山,并开通了朱砂交易通道,建立集市,废除朱砂赋税,还提倡汉濮通婚等。此后,左慈、葛洪等著名道士先后来到务川大坪架炉炼丹,著书立说。

东汉安帝刘祐,因对濮人不满,贬濮人为,此后,濮人的称呼被代替,直至隋唐时期,逐渐形成仡佬族。隋唐时代,由于道教外丹极为兴盛,务川大坪成了长生不老丹的炼丹中心和炼丹原料的供应地。

随着仡佬族朱砂开采经验的积累,加之朱砂利益的推动,仡佬人开始到南方各地区发掘新的朱砂矿源,进而开采。贵州道真、开阳、铜仁以及湖南湘西一带,都陆续兴起了朱砂开采业。

可以说,从远古时期到近现代,以丹砂为媒,仡佬族与中原的交往从未中断过。

 

“丹砂文化”的延续

 

丹砂造就了仡佬族,但是丹砂也部分地毁掉了仡佬族。在谈到丹砂对于仡佬族的影响时,贵州省仡佬学会副会长郑继强作出了这样矛盾的评价。他认为,最早发现和开采丹砂,说明了仡佬人的聪明才智,但是仡佬人也因为拥有丹砂而引起外界的觊觎,从而遭到杀戮驱赶,最终从一个人口众多的强大民族萎缩成为一个人口不多、不太为外界所知的民族。

郑继强等专家通过研究认为,仡佬族的先民濮人是夜郎国的主体民族,而夜郎国被灭,与争夺丹砂有着一定的关系。夜郎国被灭后,濮人遭到驱赶杀戮,从此四分五裂,中原文化很快输入这个地区。

夜郎国到底是由哪个民族建立的,其属地在什么地方,至今学界争论很大。但是,仡佬族在贵州诸多少数民族中汉化程度极高,却是事实。如果到黔中仡佬族地区,尤其是务川,很难从服饰等外观上找到仡佬族文化的特点。

但是,丹砂文化的影子在仡佬族地区却无处不在。在务川县大坪镇一带,还可看到古代土法炼汞的遗迹,如大坪山坑,是秦汉时期的朱砂井遗址;大箐洞,直至上世纪末,洞内还存留有古代开采丹砂的摇船。更神奇的是天子炼丹洞。传说,汉朝的一个天子在洞中炼仙丹,他死后就被埋在当地。经查史料,后人推测此人是汉光武帝废太子刘强。《大汉拾趣》载:强假天子邀术士入西南濮夷仙山,亲祠灶炼丹,尸解而成仙。

在黔中开阳县,至今留有一座400多年历史的朱砂神庙——宝王庙。宝王,名叫拉贡,仡佬族民间认为拉贡是周朝时最早进行朱砂的规模化开采和经营,并将其敬献给周成王的人。仡佬族历代将拉贡作为民族领袖和神灵来供奉,以保佑族人采矿平安、得宝得福。宝王庙在仡佬族地区曾甚为普遍,只是后来都被毁坏了。

如今,依靠青山绿水和丹砂文化遗存,务川也逐渐发展起文化旅游业。每逢清明时节,各地的仡佬人汇聚在洪渡河边,在传说中九天天主诞生的九天母石对面,焚香祭祖。香烟袅袅中,仡佬人仿佛被带回到千年前祖先筚路蓝缕、开采朱砂的岁月。

 

(中国民族报 肖静芳 采访整理 郑继强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