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5月 27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浦” ——骆越龙母文化“密码”

谢 寿球

4月 28, 2011

  
珠江流域是我国龙母文化传承的主要区域,特别是广东的西江流域,近年来龙母文化旅游成为方兴未艾的新产业,成为地方经济新的增长点。龙母文化旅游热激发出了新的龙母文化研究热,许多著作、影视和戏剧作品应运而生。
但是有一个问题困扰了许多专家和学者,这就是龙母到底是姓温还是姓蒲?
龙母的姓氏问题最早是明末清初广东著名的学者屈大均提出来的,他在自己的名著《广东新语》里写道:“夫人姓蒲,误作温。然其墓当灵溪水口,灵溪一名温水,以夫人姓温,故名。或曰温者媪之讹也。”这段话说明,屈大均对龙母姓什么自己也很迷糊,开头肯定龙母姓“蒲”,说姓“温”是误传的。但后面又说姓“温”也有道理。屈大均是大学者,对龙母的姓尚且困惑,一般的老百姓对龙母姓什么就更弄不清楚了。
在龙母文化旅游最热的广东德庆,那里的学者也搞不清龙母姓什么。当地龙母文化专家欧清煜在他所编的《悦城龙母祖庙》一书中就困惑地发问:“据《南汉春秋》所载,庙旧名“博泉庙”,不知何解?”也就是说,龙母在南汉前不叫龙母,而叫做“博”,这不知是为什么?(图1)
?
????????????????????
???????????????????? 图1 广东德庆悦城龙母庙(博泉庙)
大多数的龙母崇拜者都随大流地认定龙母姓温,老家在广西藤县县城的胜西村,那里有一个庙是龙母的祖庙。
可是有意思的是连龙母“家乡”的人也弄不明白为什么龙母姓“温”。作者曾专门探访过广西藤县县城胜西村的龙母庙,并采访过胜西村龙母的传人袁老太太,她也弄不清为什么他们村全部姓曾,而龙母是他们村的人却姓“温”,并且也搞不清楚为什么龙母庙里龙母、妈祖和刘三姐要平排供奉,为什么龙母神像前有两个牵马的将军侍卫,而妈祖和刘三姐前面却没有将军侍卫?(图2)
?
???????????????????????????
?????????????????????????? 图2藤县胜西村龙母庙龙母神像
在西江流域的龙母庙中,龙母的五个龙子中有一个闻名珠江流域的龙子叫做”掘尾龙”,传说是珠江的守护神,“掘尾龙拜山”的故事在珠江流域广为流传,这个故事与大明山地区流传的“特掘扫墓”故事有一个共同的文化密码“掘”。
看来,要查清龙母的的籍贯和身世还要有新的调查思路。
在龙母文化热的浮躁中,只有广东民族研究所的龙母专家陈摩人保持较清醒的头脑,在龙母文化的研究中转换了新的视角,他在《悦城龙母传说的民族学考察》中指出:“对照悦城龙母传说,至少可以获得两点启发。第一,龙母的身世,是西江上游漂来的女婴,暗示了这支氏族来源于那里,是沿江漂流迁移的印证。西江上游是古骆越地,透露出龙母的族源与骆越有亲缘关系;第二,古时氏族的姓氏与居留地方的名称往往是合而为一的,氏族移迁到新的居留地常常把地名也带来了。悦城河在西江中游,亦叫温水,龙母这支氏族在这一带活动,也就冠以温姓,与西江上游的温水,显然存在内在的联系。”
作者在大明山文化的调查中,曾发现《武缘县图经》中有“龙母庙,县境乡村多有之”的记载,但宥于以往的观念,也认为武鸣县绝不会有龙母文化,直到在大明山周边的田野调查中发现了龙母村、龙母碑、龙母坟、龙母庙等大量的龙母文化遗存后,才意识到陈摩人先生关于龙母与骆越有亲缘关系的观点是正确的。这促使作者对龙母文化的研究转向了骆越古国的腹地武鸣县。(图3) (图4)
?
??????????????????
??????????????????????图3《武缘县图经》关于龙母庙的记载
?
??????????????????????????
图4 大明山龙母坟远景
武鸣县龙母庙的分布很有规律,它从大明山脚沿着古骆越水如串珠般向下游散布,凡是两河交汇处都建有龙母庙或建有供奉龙母神的庙宇。这些庙宇龙母神的称呼都不大一样,如大明山脚的召王庙,龙母神的壮语尊称为“娅浦”,而在罗波庙中称为“佬浦”,在从广村的龙母庙中称为龙母。(图5)
?
图5? 大明山龙母神像
在环大明山地区的一些古碑和古抄本中,大明山龙母被称做“高祖”或“圣祖”,这一现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按照壮族的习俗,一个女人在没有出嫁前她的小名前面都要冠以“达”字,表示是姑娘的意思,出嫁有儿女后,名字前的冠词就要改称为“乜”,即母亲的意思,而有了孙子就要尊称为“娅”或“浦”(古壮字也写作“仆”或“布” ),即祖母的意思,所以龙母被尊为神后就从“乜掘”改称为“娅浦”。而在罗波庙中,龙母却被称为“佬浦”,“佬浦”是祖母王或始祖母王的意思,在这里,骆越人显然是把龙母尊为第一代骆越王和始祖神,所以译为汉语,当然会有“高祖”或“圣祖”的名称。(图6)
?
图6 武鸣两江镇龙母村抬龙母巡游
“佬浦”在文人的文章中被音译为“罗波”,所以罗波镇的龙母庙称为罗波庙。在大明山地区中罗波庙是影响最大的龙母庙。
从武鸣县的东江、西江沿岸到右江、邕江沿岸的龙母庙及其附近地名都有“浦”字的文化特征,如邕宁蒲庙里龙母就叫“蒲神”。横县古称“宁浦”,意为龙母潭,县城江边也有一个龙母庙。贵港市汉代叫“布山”,意为龙母山。解放前这里有一个珠江流域最大的龙母庙,据当地的父老向作者反映,庙里的龙母神像有12米高。龙母庙前的郁江河道叫“罗泊湾”,“浦”字在这里写成“泊”字。“罗泊湾”实际上也就是龙母湾。作者从田野调查中得到的材料都一致记录,西江流域的龙母庙在南汉之前都叫做“浦”或与“浦”音近的“波”、“布”、“扶”、“博”等名称,在南汉皇帝封兴业县的“博”神为龙母夫人后,西江流域的“浦”神都尊称为龙母。广东德庆悦城的龙母庙南汉前也和兴业县的龙母庙一样叫“博泉庙”,即祖母神泉庙,南汉后也改称龙母庙,这就是悦城龙母庙南汉前叫“博泉庙”的原因。(图7)(图8)(图9)
?
??????????????????????????????? 图7 邕宁蒲庙
?
?图8 罗泊湾
?
图9罗泊湾龙母庙(罗泊庙)遗址
全面的龙母文化调查证明,陈摩水所说的“龙母的族源与骆越有亲缘关系”的论断是很有学术眼光的。珠江流域的龙母实际上都没有姓,龙母姓“浦”或姓“温”的传说是珠江流域骆越后裔对骆越水(温水)和“浦神”(祖母神)的记忆。“浦”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基因和“密码”。(图10)
?
图10 岑溪糯垌龙母庙(扶庙)
古骆越的龙母文化对珠江流域的城市建设影响深远。骆越人选择定居点往往在两河汇合,土地平坦,适于稻作,并且交通便利的地方,认为这是祖母神灵的庙宇地。在建设定居村落和城镇时,先要举行祖母神庙奠基的仪式,请巫师跳祖母神点兵舞来开光祭祀。所以岭南风水学派把两河交汇适于建设城镇的地方称为龙母点兵地,认为是难得的风水宝地,“浦”也就演变成城市和码头的名称。而岭南有“浦”地名的城镇往往也建有龙母庙。
??????????????? 选自谢寿球《武鸣骆越文化探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