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5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魅力句町》序

谢 寿球

11月 8, 2012

?
谢寿球
?
近年来,被戏称为“广西省尾”的西林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媒体上频频“亮相”,客商也纷至沓来。遥远的西林不再遥远,这其中原因就是西林县擦亮了“句町”文化这一品牌,大家突然发现,那遥远的西林是一个美丽的远古生态文化园,故国风情魅力四射。
“句町”是一个古骆越语的记音词,“町”是一个有稻田的湿地,这个字和汉语中的“湖淀”和日本行政区中的“町”都有关联,也和田林、田东、田阳的“田”音义相同。“句”字学者们对它的争议较大,因为战国时吴国称“句吴”,越国国君有“句践”,史书都没有解释这其中“句”字的含义,因此后代学者对此聚讼纷纭。有学者称“句”即“邗”,即古邗国之地。也有学者说“句”是一个语气发端词,没有实义。也有学者说“句”是一个地名。“句吴”史书和青铜铭文也写作“工吴”或“攻吴”,“句践”也写作“鸠浅”,可知“句”只是一个记音词,而且是一个古越语的记音词。“句”字实际上是古骆越语“头”的转音,引申义是“头领”、“国王”、“王国”等,“句”字也有“召”、“州”、“朝”等异写字。“句吴”就是吴王国,“句践”就是名字叫“践”的国王。因此以古汉语记音的“句町”一词其含义应该是“町王之国”即“稻田湿地王国”。这和句町故地多稻田湿地的自然条件相吻合,也和这一地区多“定”、“田”、“甸”等地名相关联。对于“句町”的含义许多学者做了有益的探讨,持“九族联盟”义者有之,持“红稻米”义者有之,持“红藤”义者有之,这些观点的讨论也为“句町”词义的最终破解以很大的启发。
我与西林这一个遥远的地方相识是2005年,当时我受百色地委书记马飚的委托编制百色文化名市创建工程总体规划。因为规划牵涉到百色地区的每一个县,工作量很大,我的百色文化资源调研工作只能选一些我认为重要的县进行,西林县没列入计划之中。非常感谢西林县的领导,派出了时任县委宣传部部长的黄必先女士亲自带队到我开会的乐业县城盛情邀请,我因此有了西林之行。西林之行使我领略了这个滇、黔、桂旅游金三角原生态文化的魅力,写出了《壮族干栏第一村》的长篇通讯并提出了建设滇、黔、桂旅游金三角的构想。西林之行的另一个重大收获是结识了西林县一批热心于本土文化的学者,他们的独特的学识和才情使我对西林人刮目相看。本书的作者李建忠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近年来他花费巨大心血撰写了记录西林文化风情的专著《魅力句町》,受他盛情相托,我成了这本专著初稿的第一批读者。翻阅《魅力句町》,那如同大百科全书式的厚重内容,那如同远古活化石般的民族风情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如同再次回到了美丽的驮娘江畔,尽情地享受那歌的大餐,舞的盛宴,成为一个旅游超市中的快乐游客。
《魅力句町》所涵括的丰富历史内容使我暗暗吃惊,看得出李建忠先生是搜集西林历史的有心人,他挖掘出了西林历史文化中许多不为人所知的珍宝和细节,对这些珍宝和细节他没有“述而不作”,而是反复扫描,然后有理有据地说出自己的见解,使人如同进入大观园之中碰见了一个热心的导游,既饱了眼福也开了心窍。虽然有些观点我们不见得都赞同,但那种入情入理的考据精神还是值得称道的。
《魅力句町》的第二个特色是所收录民族风情的独特和奇异,我们之所以称西林是古生态文化的“活化石”,就是因为许多其他地方已经绝迹的远古民族的风情却在西林这个偏远的地方完整地保留着,如古骆越人的砍牛祭天大典、鸡卜、唱娅王、欧贵婚俗等习俗,在骆越腹地和中心的南宁地区已很难寻觅其踪迹。而在西林却活生生地演绎着,使人如同穿越时光隧道,进入了骆越的远古时代。《魅力句町》这本专著难得的地方就是写实地全景式地展现了这些迷人的风情,给了读者一个色彩绚丽的民族风情视窗。
《魅力句町》的第三个特点是语言的简洁与流畅,李建忠先生的记述如同驮娘江的流水,静静地不事张扬地流淌着,平白见底而又不缺声色,这也是一道风景。使人能无障碍地阅读,这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而能做到这一点,作者的文笔也是要有功力的。
读《魅力句町》我觉得有些问题还得多说几句。第一个问题就是句町和骆越是什么关系?许多证据证明,句町文化和骆越文化是同质关系,句町是骆越的一个分支。证据之一是分子人类学的基因检测结果,句町故地的壮族人其特征性基因都是古骆越人的M119突变和M95突变,这说明句町人的后裔也是骆越后裔。基因学家还证明,句町故地的壮族人是古骆越人向西迁移的遗留民族。证据之二就是西林等地出土的高等级古文物,如青铜短剑、戈、矛都是典型的骆越文物。证据之三就是骆越古国中心的许多绝世民俗如砍牛祭天大典、鸡卜、唱娅王、欧贵婚俗等都在句町故地以活化石的形式保存着。普合的雷王祭祀坛实际上就是骆越古都大明山祭祀坛的复制品。这都说明句町是骆越的一个分支。
第二个问题就是句町国的政治中心在哪里?从出土文物和发现的遗址来看,最早的中心在普合是顺理成章的。种种迹象表明句町王族是从右江河谷沿驮娘江迁过来的。他们在普合停留的时间相当长久,因此建了祭祀坛和水城,在骆越语中,“普”就是码头城的意思,它是骆越祖母王“蒲神”(祖母神)祭祀地的转音。因为是在这里停留很久,因此才有大型的高级墓葬。至于认为普合太小,不宜做都城,这是把国家初创时的环境当做兴盛时的环境。我们大家都知道,延安的环境过去和现在都很差,但谁也不能否定延安就是当年共产党的“红都”,并且党中央在那里一呆就是八年。古代国家的都城是经常变动的,句町王国的都城也有可能迁移到过广南和西林县八达镇的土黄,但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早期的中心在普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在骆越文化研究中,西林句町文化是一个重要内容,我们期待着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一文化的研究和开发,也期待着有更多的如同《魅力句町》一样的著作问世。
是为序。
?????????????????????????????? 谢寿球
??????????????????????? 2012年11月8日于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