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月 18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骆越文化动漫脚本:掘尾龙拜山

谢 寿球

10月 22, 2011

巍巍岜虽山,高耸入云,绵延百里;山上古树参天,峡谷险峻,瀑布高悬。
三月间,山花烂漫,蝴蝶飞舞,百鸟欢歌。
瀑布飞下深谷,在谷底形成一个大水潭,水潭边绿草如茵。
瀑布两边的悬崖上,长着各种树木,青藤缭绕,一群弥猴在其间跳跃嘻戏;水潭边,黄猄在饮水;草地上,麋鹿在吃草,不时抬头,看弥猴在攀藤爬树、故作惊险。
弥猴的吵闹声惊动了顶峰一对凤凰。凤凰飞上空中,沿山盘旋,直上最高峰龙头山。
从空中俯瞰,岜虽山四周田园风光,美如图画。
小河边,大水车正停停转转,河里水流细小;田地上,人们正忙着戽水耕耙,一片忙碌。
突然间,电闪雷鸣,乌云翻滚,狂风大作。一条金光闪闪的掘尾龙在空中时隐时现。
人们扔下农具,举手欢呼:掘尾龙回来拜山啦,雨水就要来啦!
岜虽山上,风起云涌,大树摇摆,一只画眉边飞边叫:掘尾龙回来了,掘尾龙回来拜山了!
片名推出——
掘尾龙拜山
金龙出现,摇头摆尾,威风八面。龙身上红、黄、蓝、黑、白五色斑斓,龙尾巴明显是秃的,看上去断了一节。
金龙在岜虽山最高峰盘旋良久,终于凌空而下,来到坟前,就地翻滚,变成一位英俊的后生。后生对着坟包,纳头便拜,哭道:姆妈——儿给您扫墓来了!
时空变幻,更为远古的年代。
岜虽山下有个小村子,大多房子为干栏式建筑。村东头,孤伶伶一间茅草屋。茅屋前,有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子,几只小鸡在觅食。
一位古骆越人打扮的中年妇女,挑着水桶,出了茅屋,向村前湖边走去。一只喜鹊在她头顶飞去飞来。
寡妇头发花白,面容慈详;浅浅皱纹,掩不住眉目清秀。
寡妇来到码头打水。一条五色小蛇游进水桶中。寡妇吃了一惊,把小蛇倒回湖中,重新打水。小蛇去而复来,又游进另一只水桶中。寡妇说:小蛇呀,不要调皮,不要胡闹,乖乖的,回湖里去吧。说着,又把水倒进湖里,走到码头另一边,重新打水。这下,小蛇没有游进桶口,它机灵地钻到桶底,巴住身子,偶尔露出一个头。
寡妇回到家,把水倒进门外的水缸。小蛇迅速从桶底爬出,溜进水缸中。它在水中游了一会儿,然后爬到水缸边,伸出脑袋,东张西望。寡妇问:“小蛇呀,你怎么又来了呢?你是怎么来的?”小蛇歪着脑袋,认真地听。寡妇叹一口气,说:“我家没吃没住的,你来做什么呢?要不,明天我再把你送回湖里去吧。”小蛇翻翻眼,摇摇头。寡妇吃惊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说:“哎呀,如果你愿意,就留下来吧,正好陪陪我这个孤苦的老人。”小蛇使劲地点点头,突然跃出水缸,钻到寡妇的怀中。
小蛇跟着寡妇,进到屋里。无论寡妇做什么,它都亲热地跟在她脚跟后。吃饭的时候,小蛇蹲在旁边,让寡妇喂着吃。睡觉时,小蛇就蜷伏在床脚边。
早晨,寡妇出门做工,小蛇送到院门边,聆听寡妇的交待,好好看家。
黄昏,寡妇做工回来,小蛇又在院门边迎接,然后一起进屋,一起做饭吃饭。
寡妇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行动一天不如一天;小蛇的个子越长越大,也越来越懂事了。它帮着寡妇提柴、拿鞋、收拾家具、扫地,为她捶背。寡妇说:“蛇呀,我是孤苦的老人,没儿没女,看你这么懂事,以后你就做我的儿子,好吗?”蛇使劲地点头,流着泪,扑进寡妇怀里。寡妇脸上笑开了花。
寡妇在屋后搭了个窝棚,让蛇儿子住了进去。
三月三,艳阳高照。寡妇带着蛇儿子,来到山脚下,采摘红蓝草、黄花、黄栀子、枫叶等植物。回到家,母子俩把这几种植物分别放到石臼中捣烂,再浸入水中,取水去渣,浸泡糯米,然后蒸成红、黄、蓝、黑、白五色糯米饭。品尝糯饭时,母子俩互让互喂,其乐融融。
蛇儿越长越大,蛇尾巴伸出窝棚外一大截,窝棚快撑不住了。
寡妇说,儿子呀,你看看你的尾巴,太长了,把它切断吧,这样,你才不会越长越长,屋里都住不下。
蛇点点头。寡妇拿出一把砍刀,要切掉蛇儿子的尾巴,但犹豫再三,下不去手。
傍晚,寡妇煮饭,从竹筒里,只倒出几粒稻米。寡妇摇摇头,从竹筐里拿出一把野菜,在地上剁。
蛇儿趴在地上,帮助寡妇把切飞的菜梗扫回来。
蛇正在扫菜,尾巴突然伸到砧板上,寡妇老眼昏花,一刀将蛇尾巴砍断了。
蛇痛得在地上打滚。寡妇赶紧找来草药,捣碎,敷在蛇的伤口。
蛇突然发出声音:姆、妈。
寡妇惊喜不已,问:你会叫妈妈了?
蛇点点头,又叫一声:姆妈——
“哎——”寡妇高兴极了,“儿子呀,妈给你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让我想想……”看到蛇断掉的尾巴,寡妇说:“你的尾巴断了,掘了,以后就叫特掘吧。”特掘点头,秃尾巴兴奋地摆动。
吃饭时,蛇三两下,把一大碗饭菜吃个精光。寡妇叹一口气,从自己碗里扒出大半,让特掘多吃。
夜里,特掘爬出窝棚,到村里偷鸡。村人发现后,点着火把,一路追赶。
“抓蛇呀!住那条偷鸡的大蛇!”“它钻进了寡妇家!别让它跑了!”
寡妇从睡梦中惊醒,抱起惊慌失措的特掘,走出门外,对村民说:“这是我收养的儿子,名叫‘特掘’。特掘呀,你偷了别人的东西,是不是?”特掘点点头,村人惊奇万分。寡妇说:“对不起了,我替儿子向大家赔罪了!”寡妇向众人叩头,特掘也跟着叩头。村人更为惊奇,纷纷议论:“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蛇呐!就饶了它吧。”“乜特掘呀,你一个寡妇人家,连自己都吃不饱,还养什么蛇呢。”“乜特掘呀,将来你老了,它能养你吗?”
村人走后,寡妇语重心长地对特掘说:”儿子呀,做人要本份,即使饿死,也不能去偷去抢。你听懂了吗?”特掘郑重地点了点头。寡妇又说:“儿呀,过几年我死后,你怎么办呢?”特掘摇摇尾巴,依偎到妈妈怀里。眼泪从寡妇的脸上流下来。
冬去春来,篱笆上的牵牛花又开了。
寡妇越来越老,干活越来越吃力了。
一天晚上,吃完饭,寡妇抚摸着特掘的头,说:“儿呀,妈老了,养不动你了。你已经长大成人,该自己谋生了。去吧,到外面去,自己找吃的。别忘了妈,妈也舍不得你……”特掘点点头,慢慢地挪动身子,流着泪离开家,默默地向湖边爬去。
寡妇送到院门外,掩面哭泣。远处,传来特掘的声音:“姆妈——保重——”
特掘一进入湖里,湖面上立即电闪雷鸣,风起云涌,巨浪滔天。特掘在云浪间跳跃腾飞,转眼间变成了一条五色斑斓的金龙。
寡妇老了,眼睛快瞎了。春去冬来,寒风呼啸,篱笆上的牵牛花枯萎了。
一阵狂风,将一捆捆柴草吹到寡妇的院门外。
一场大雨,将一只只鱼虾下到寡妇的院子里。
村民给寡妇送来大米、青菜。寡妇将鱼虾回赠村人。
冬去春来,岜虽山上开满了灯笼花。山脚下,牵牛花已爬上茅屋顶,在阳光下开放。又是一年三月三。屋里,寡妇病在床上,回想往年与儿子采摘枫叶、蒸五色糯饭的情景,禁不住老泪纵横,嘴里念叨着,“特掘,我的儿,你在哪儿呢……”
当太阳就要落山时,寡妇长出一口气,慢慢地闭上眼睛,与世长辞。乌鸦报丧,村人纷纷前来料理后事。
有人说:“乜特掘呀,你天天念叨着儿子,左也特掘,右也特掘,他现在在哪儿呢?难道你死后他都不来看一眼吗?”
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巨雷,一条金龙从半空中翩然而下,钻进屋里,趴在寡妇的遗体上,一声声叫唤:“姆妈——姆妈——”
众人皆落泪。有人问:“特掘呀,你家连一口棺材都没有,我们怎么安葬你母亲呢?”
特掘向众人叩了三个头,转过身,将母亲遗体顶在头上,慢慢地爬出屋外,缓缓起飞,绕着茅屋转了三圈,然后飞往高高的岜虽山上。
特掘将妈妈托上岜虽山,放在最高峰旁一块平地上,飞沙走石,将母亲遗体掩埋。一座大坟墓矗立于天地之间。金龙变为人形,跪在墓前,焚香祭拜,哭道:“安息吧妈妈!明年三月三,我一定回来看您。”后生又化回龙形,缓缓腾空,泪如雨下。龙的眼泪,化为人间雨水,霎那间,岜虽山大雨如注。雨后的峡谷,处处飞瀑,鸟兽欢欣。水流下高山,越过沟沟岭岭,流进无数大小江河,无力的水车转起来了,水哗哗地注入两岸沟渠,流进干涸的农田,枯焦的稻禾迅速返青;大地滋润,树木、花草、庄稼一片生机盎然……
?
            
?????????????????????????????????
????????????????????????????????????????????????????????? (撰稿:陆 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