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潘琦在《骆越方国研究》首发式上的讲话

谢 寿球

10月 5, 2018

潘琦作总结讲话_副本.jpg

在《骆越方国研究》首发式上的讲话

(2018年4日17日)

潘琦

女士们、先生们:

在一年一度三月三文化艺术盛会中,我们在骆越古都武鸣举办《骆越方国研究》专著的首发发式,意义非同寻常,影响不可低估。《骆越方国研究》的公开出版发行,标志着中国骆越文化研究取得重大实质性成果,这一成果对国家的文化安全和文化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战略意义。这个专著的出版发行是广西骆越文化研究的重大突破,是件大事喜事,可喜可贺!

《骆越方国研究》用无数鲜为人知的史料、史物、史实无可辩驳地证明,骆越文化发源于中国,骆越文化的中心和主体在中国,骆越文化之根在中国,骆越人是南海和古海上丝路的开拓者、践行者和受益者。骆越方国在岭南创造了灿烂的文明,铸就了灿烂的中华文化历史长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以坚不可摧的强大力量永远立于世界文明之林!我们应该为此感到无比的宽慰、无比的自豪,应该为此充满无比坚定的文化自信!对以梁庭望教授、厉声主任为主帅的《骆越方国研究》团队付出的艰辛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梁、厉两位先生是中外著名学者,他们主持研究的课题很多,他们在学术研究任务重,社会活动多,且年事已高的情况下,依然率领研究团队翻阅史料,广泛调研,潜心研究,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奋斗,奋力拼搏,终出成果,对于他们这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国情怀和勇于文化担当表示无比的钦佩和崇高的敬意!

刚才,我认真聆听了专家学者们的精彩发言,受到很大的启发和巨大的鼓舞,我常说,听一个高水平的专家学者的发言,互相都有收获,自己多了一份知识,他多了一个崇拜者,一个铁杆粉丝。从大家的发言中,我有以下几点感受。

感受之一,我深深感受到对于骆越文化的研究。开发和利用,不是单纯的学术问题,而是一项事关国家文化安全,事关国运的重大文化研究。习总书记指出,“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在当今中外文化正处于大交流。大交融。大交锋的新形势下,我们一定要坚守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坚守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历史地位,充分发挥文化软实力在国际激烈竞争中的作用,占领世界文化的制高点,取得国际舆论的话语权和重大事件的把控权。

感受之二。我们从事骆越文化研究,首先要树立坚定的文化自信和文化担当,要按照习总书记指出的要做到“胸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骆越文化研究,有很强的政治性、国际性和历史性,关系到国家的文化安全,关系到民族文化的延续和完整,因此我们一定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勇于文化担当和坚韧不拔的研究精神。树立骆越文化是我们民族永不褪色的名片,永不枯竭的文化资源,永不贬值的文化品牌的坚定信念。牢记习总书记的教导,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历史和现实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

感受之三。骆越文化研究,不仅仅要充分挖掘骆越文化的各种资源,更重要的是要充分保护和利用好这些资源,把死研究变成活研究,将死资源变成活资源,要按习总书记指出的“把陈列在博物馆的文化,记录在专家学者本子上的文字,散落在民间的文物搞活起来。”要从纯理论学术性研究向适用性实效性转移,要积极把研究的成果转换成现实的生产力,为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生态发展战略服务。

感受之四,骆越文化研究开发,不应只是社会科学界文化艺术界的专家学者们的责任,而应当是广大知识教育界和各级领导,广大文化工作者的历史责任。广西是骆越文化研究的重要阵地,国家对这项研究十分重视,给予大力支持,但由于广西方面力量不足、资金不足、经验不足,因此研究进展成效不尽如人意,可谓力不从心,任重道远,使命重大。希望各级领导干部,要充分认识开展骆越文化研究的重要意义,对这项工作给予关心、关注和关照,在人力、物力、财力上适当扶持,提供良好的研究条件和研究环境,推动骆越文化的研究取得更加丰项的成果!

最后,关于骆越文化研究会的工作,我提出几点具体的建议,仅供参考。

一是建议组织力量收集整理骆越文化的史料资料和散落在民间的文物文字文化的遗存,编辑出版一套《骆越文化史料集成》,这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也是填补骆越文化研究中的空白,对全面研究骆越文化有重要的作用。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没有史料很难有丰硕的研究成果。出版这套集成一定要高质量、高水平、高品位,要带有科学性、完整性、精确性和权威性。可向政府申请专项经费,不足部分向社会筹集,以书代资。

     二是建议修复武鸣“骆越方国古都”建筑,骆越方国女王巨形雕塑,每年三月三举办祭拜盛典,目前各地朝拜女王程序不尽相同,要规范朝拜女王的程序。古都中要修建骆越古镇,骆越文化博物馆,骆越文化广场,骆越文化讲堂等设施。每年举办一届骆越文化论坛,每届一个主题,力求骆越文化研究能向深度、广度、厚度上发展。

三是建议着力抓好骆越文化研究队伍的建设,当务之急要抓好研究后继人才的培养。目前广西研究力量明显不足,要在一批高校文科中发现和培养这方面人才,可请相关高校设立骆越文化研究生、博士生专业,每届培养几个,十年以后就是一个大队伍。同时也可在社会特聘一些研究员。非专业地进行研究,研究会可提供一些课题经费支持,好的研究成果要给予嘉奖。使骆越文化研究风生水起,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四是为了方便工作,强化武鸣骆越文化研究重镇的意识和推进骆越古都建设,助推武鸣骆越文化旅游业发展,建议骆越文化研究会总部迁到武鸣,武鸣区党委、区政府要给予支持,特别是在办公地点、人员和经费多多关照。骆越文化研究会可在城区党委宣传部或文化旅游局挂块牌子,或者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归宣传口管理,如果能这样做,骆越文化研究一定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女士们、先生们,只有理性认识和感性认识与行为实践之间的密切融合,才能使我们一切研究得到丰硕的成果,爱因斯坦说过:“理论最好不过的命运是,指明通往一个更加广包的理论的途径,而它作为一个极限情形在后一理论中继续存在下去。”今天,我们从事骆越文化研究,一定要由经验材料和历史资料为引导,潜心研究,形成一种思想体系和理论体系,这个体系能够成立,在与它同大量的史实关联着,而理论的“真理性”就在这里。《骆越方国研究》的成功,为我们其他课题研究提供不可多得的借鉴,我们要共同为理论的真实性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