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月 22nd,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红色大本营天鹅寨和骆越天鹅王文化遗存

谢 寿球

4月 23, 2021

天鹅寨远眺.jpg

天鹅寨城门远眺

  马山县永州镇天鹅寨是右江那马革命根据地的大本营, 2016年以来,马山县围绕天鹅寨规划红色产业开发,发展以红色旅游、果蔬种植、家畜养殖、餐饮为一体的红色产业经济,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现在天鹅寨已成为广西著名的红色旅游景区。

其实马山县永州镇天鹅寨的历史文化内涵很深。它是古欢水(也写作讙水即古之骆越水)流域众多的天鹅王文化遗址中的一个重要的寨城。

在壮族著名古籍《布洛陀经诗?唱郎汉》中记载了骆越王大王子“郎汉”(即天鹅王)与小王子祖王(即年轻王)争夺王位的传说故事。故事说天鹅王争位失败后曾率部流落到交址地和天上休养生息,后来天鹅王部众经过多年休养生息,终于兵强马壮,打回都城胜利掌权。这个传说故事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古骆越天鹅王的历史信息,遗存下众多的天鹅王文化遗存。壮语叫天鹅为“汉”(也音译为“罕”、“欢”、“讙”)。其实天鹅即是汉语中的“雁”,古汉语“雁”字的读音也如“汉”,是古骆越语与古汉语的同源字。古骆越水也叫欢水(即雁江也叫天鹅江)。平果的雁江边有天鹅山,感桑古城实际上就是天鹅寨城。大明山上如今仍然有汉江、天鹅大王庙和天鹅寨城遗址。南宁市武鸣区岜马山有峨寨城遗址,也即天鹅寨城遗址。这说明天鹅王的故事并非虚构。马山县永州镇天鹅寨城只不过是众多天鹅王遗址中海拔最高的遗址。

天鹅寨古寨门.jpg

天鹅寨的古寨门

关于岜马山峨寨城遗址,民国初年的《武鸣县志》记载:“山上有十二峰十二陇,中间平坦,四周险固,难于攀援,只有一路可上,村人避寇,以石围城于上,名为峨寨。”峨寨的壮语名字为“思汉”,意为鹅寨城,“峨寨”不过是“鹅寨城”的另一个写法罢了。东面城寨的山脚下就是“古骆越水”,鹅寨城看来就是保卫“骆越水道”的营寨。鹅寨城的历史有多久呢?鹅寨城里的弄伦岩洞葬墓中出土了一个商代的玉戈,玉戈在史学界中公认为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王权标志性文物。这也为鹅寨城是天鹅王寨城提供了有力的物证。

据《那马县志草略》记载:“天鹅寨山,县南八十五里,距木圩十里,当九雷村之阳,周围二十余里,层峦迭翠,路径崎岖,山中有天然水井,不溢不竭,可供百余人饮,若遇匪犯境,附近各村,咸登以避。”永州镇天鹅寨城附近也和武鸣峨寨城一样发现了许多先秦时代的文化遗址和文物。许多相同的骆越标志性文化元素不能不使人联想这两个天鹅寨城有过历史的联系。

天鹅寨城内高大的龙骨灌木.jpg

天鹅寨城里的长势惊人的龙骨灌木

永州镇天鹅寨城在地下斗争年代曾有过光荣的历史,由于位于右江下游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和地势的险要使它成为右江革命根据地最后的大本营。红七军二十一师副师长黄松坚曾率领右江革命根据地的残剩余部队到永州建立了右江下游指挥部,保留了右江革命根据地最后的火种。1948年10月,中共南方局香港分局在在这里召开了右江地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当时的右江地委书记区镇、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余明炎,地委宣传部长黄耿,果德中心县委书记陆明才以及各地党组织、游击队的负责人姚冕光、黄青、廖原、徐彭年、农有资等广西著名的共产党人。会议时间长达半个月,在当时的广西,也只有永州镇鹅寨城有给广西地下党长时间安全开会休整的条件。

如今的永州镇天鹅寨城已成为南宁市重要的风景旅游区和重要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寨城内清澈的天鹅泉、枝干大如古榕的龙骨树、广覆60多亩的野葡萄园、罕见的万寿果树等都是吸引人们眼球的景物。永州镇鹅寨城还是一个避暑圣地和养生佳园,天鹅潭边的小村落曾出过一个104岁的寿星。

天鹅寨城内的天鹅泉.jpg

 天鹅寨城中的天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