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6月 24th, 2024

骆越文化网

luoyue.org

花山岩画千古之谜解读(上)

谢 寿球

9月 16, 2020


国家公共图书数字工程视频讲座:

左江流域是骆越文化艺术之都

谢寿球

微信图片_20200904102351_副本.jpg

第四讲 花山岩画千古之谜解读(上)

 

左江花山岩画艺术文化景观2016年7月15日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对于它的文化解读还待深入,花山岩画艺术仍然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千古之谜。

近年来,骆越文化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的成果,左江岩画附近的江底和岩洞发现了许多珍贵的骆越文物,发现了若干骆越古城和聚落遗址,这些研究成果为我们解读左江流域岩画这一千古之谜提供了新的证据和新的视角。

左江是连接骆越古国郁江流域和红河流域的重要水道。左江在骆越古国时代是连结郁江流域与红河流域两大流域的水上交通要道。郁江流域的大明山地区是骆越古国最早的都城“八树城”所在地,大明山的壮语地名叫“岜虽”,意为祖山。大明山下有骆越人的祖庙罗波庙,大明山地区是骆越人的祖居地和大本营,有可利江水道与郁江相通。红河流域也是骆越人生活的重要区域,红河流域有东山遗址、螺城、雄王庙等众多的骆越文化遗存,说明了骆越时代这一地区的繁华。这两大骆越区域的交通以左江为纽带。木帆船从龙州溯平而河可达越南的谅山市,溯水口河可达越南的高平市。从龙州左江下行,木帆船可达骆越人的祖居地大明山脚下的古鲁城,更可通当年的骆越水都古桂林城(今贵港市)。

左江流域是骆越古国交址部的重要聚居地。左江流域在古代还有一个重要别名,叫做“交址”地《书·尧典》记载:“申命羲叔 ,宅南交”。这“南交”就是指南方交址之地,即古骆越地。壮族古籍《布洛陀诗经·唱罕王》记载,罕王与弟弟祖王争夺王位,曾流落到交址这个地方。显然,在远古的骆越时代“交址”是专指骆越古国中的一个地域,后来“交址”才泛指骆越故地。

骆越古国中的交址地是哪一个地方呢?“交”在壮族古经书中常常写成“缴”、或者“叫”字,显然这是对古骆越交趾部的又一音译。

左江沿岸有很多以“叫”或与“叫”同音的地名,如扶绥县有“叫城”(意为交址人的城),江州有“巢城”(原意也指交址人的城,后人把它附会成“黄巢城”),左州有“墓交”(意为交址人的墓),新和有“郡造”(交址上面的城)、龙州也有“叫城”,这些有“交 ”地名的城多有城的遗址或天然城寨的形像。从这些“交”地名密集分布的情况来看,左江流域是骆越古国交址部的大本营。

图片2_副本.jpg

骆越巢城遗址

 

按《汉书·地理志》记载,左江流域在汉代前有两个重要的政治经济中心,一个叫“临尘”,一个叫“雍鸡”,这两大中心在哪里呢?作为左江流域古骆越地的中心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1.滨临左江并且位于左江与其重要支流的交汇处,水上交通便利。 

  2.有丰富的汉代以前的文化遗存,特别是青铜文物遗存。

  3.有丰富的壮族民间传说的古记忆遗存。

  4.有壮族古地名的证据支撑。

  5.有古骆越宗教民俗的遗存。

  按照上述的条件,左江流域只有龙州县的上金乡政府所在地符合临尘古县的上述条件:

  1.上金乡政府所在地位于左江与其最大的支流明江的汇合处,自古以来就是左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中心。从明江上行可达宁明县城和上思县城,从左江上行可通龙州和越南北部。

2.上金乡及其附近的宁明花山和棉江花山一带是左江流域岩画的中心区,这里古骆越的岩画最多最密集。

3.“上金”实际上就是古象郡临尘县(王莽主政时改写为监尘县)的另一译名。“上”是古壮语即骆越语“尘”(意为“上”为“天”)字的意译,“金”字在粤语中读音和“监”字一样,是古壮语江河“滥”(ram)的另一音译字。上金乡民间有骆越古城的传说记忆。上金乡父老们都说上金的中山村和河抱村一带是“骆越军”驻守的古城寨,两村之间的明江河上有青铜长链横贯,后来“骆越军”与官兵在这里发生大战,死了很多人。这些战死的“骆越军”都安葬在紫霞洞山附近,因此紫霞洞山壮语叫“岜伤”,即战死者山。上金乡的河抱村壮族名字叫“等荡”,即竖立铜柱的城寨,这证明古代汉军攻下这里的骆越城后曾在这里竖立过铜柱记功,这一历史地名信息在左江流域只有上金和越南的同登(也是竖立铜柱的地方)两地遗存。

5.上金乡明江河口发现了骆越古城遗址。10多年前,明江河口舍巴村的村民陆国武在自家的地里挖水池,结果挖出了大量的骆越印纹陶板瓦,经区博物馆原馆长蒋廷瑜先生等专家考察,发现这里有一个约四千平方米的骆越古城遗址。“舍”在壮族古籍中意为城寨。“巴”在壮语中意为河口,“舍巴”就是河口城寨的意思。“舍巴”对河的达思村最近也发现了一个骆越古城遗址,“达思”在壮语中就是城边河的意思。

5.上金乡的紫霞洞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古宗教民俗文化遗址。古代这里是骆越祖母神的重要祭祀地,远在越南北部的岱侬族和南宁市的壮族群众都到这来烧香求雨求子祈福。紫霞洞歌圩也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壮族歌圩,历史上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九都举行隆重的歌圩活动。这些民俗活动都说明上金是古骆越人的重要宗教文化中心。

一系列的证据都证明古临尘县驻地就在上金乡,上金是古左江流域的中心城市。

龙州上金三江口照片.jpg

明江注入左江的三江口景观

明江与左江交汇处是左江流域的古骆越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古临尘县治,地势险要。河口有达思城和舍巴城护卫。

上金骆越古城”舍巴”(河口寨城)遗址.jpg

上金骆越古城“舍巴”遗址

图片3.jpg

崇左政协副主席谭先进陪同著名考古专家蒋廷瑜、彭书琳考察“舍巴”遗址出土的印纹陶板瓦。

那么汉代左江流域的雍鸡县址又位于何处呢? 按照秦汉两代郡县的命名规律,“雍鸡”也是一条古壮语的河流名称。“雍鸡”也是汉代以前的一个关口,有专家认为这“雍鸡关”就是现在的友谊关,那“雍鸡”这条河流应在友谊关附近。在友谊关附近的河流是左江的重要支流平而河,“平而”在粤语中读音与“平夷”相同,这一名字估计是后起的汉名。平而河古籍中称“葑溪”、“艽葑水”,而在越南保留的壮族名字叫“奇穷河”,“奇”或“鸡”在壮语中是“溪水”的意思,“穷”或“雍”是大的意思,“奇穷”或“雍鸡”都是“大溪”的意思。“雍鸡”显然是平而河骆越语古名的汉语音译。古代水上交通远比陆路交通发达,“葑溪”这条水道最大的城镇是越南的谅山,所以“雍鸡”县驻地可能在今谅山市。

左江沿岸既然有骆越交址部的众多城寨,并且左江岩画多在这些城寨附近,因此左江岩画就不可能是外地坐船路经左江的族群所为,而是骆越交址部原住民的作品。左江岩画的祭祀活动就只能是骆越古国交址部的独有民俗,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左江流域有岩画祭祀的习俗而骆越的其他部落地域没有岩画祭祀的习俗了。

左江岩画附近江面多为沉船遗址。左江岩画地点多位于山崖阻挡河流改变方向形成的急弯处,如宁明县的珠山第一地点岩画下的明江原为西北流,至珠山下折向东北流;珠山第二地点的岩画也在河流拐弯处的北侧:龙峡山第一地点岩画下的明江自西南来,流至山下转向西北;龙峡山第二地点也在这一拐弯处;达倿山岩画明江自东南来,至山下折向西南;高山第一地点和第二地点岩画明江向北流,至山下折向西南;花山岩画明江自西南流来,至山下折向西北流。宁明县8个地点的岩画全部位于河流的急弯处。河流急弯处水流湍急,岩峭壁陡,因此岩画的地点大多是沉船事故的多发点。

花山岩画全景.jpg

宁明花山岩画全景

从图中可以看到明江自西南流来,直向花山悬崖冲去,被悬崖阻挡后折向西北,这样的地势使花山脚下成为沉船事故多发区。

近年来,左江采沙船在岩画下的江底附近采沙,不断发现有高级青铜器和玉器出水,如戈、钺、桶、钟、剑和玉龙、玉人等,这些文物多带有骆越文化特征的纹饰,多为骆越古国的标志性文物,现将一些有代表性的左江出水文物作一个简单的介绍:

鸟喙形大戈.jpg

鸟喙形青铜大戈

左江上游的平而河岩洞山岩画附近江底出水。大戈有一个长鸟喙形的刃部,器型全国罕见,是高级的仪仗礼器。在骆越时代只有王族出行才会使用这一高级的仪仗礼器。

鎏金大戈.jpg

青铜鎏金大戈

左江沉香阁岩画附近水域出水。戈的纹饰做工细腻,全体鎏金,也是王族的高级仪仗礼器。

镶金玉玦.jpg

镶金玉玦

    花山岩画附近水域出水,玉质珍贵,做工精湛,玉玦断处用金絲镶连,说明当年的玉器比金器珍贵。只用王族才能拥有这样珍贵的宝物。

这些贵重的骆越文物不是一般民众所能使用的,王族使用的珍贵文物集中于岩画处出水,只有两种可能:这些文物要么是王族沉船的遗物,要么是王族祭祀时投入河中的礼器。如是祭祀时投入河中的礼器,古骆越人在河流的急弯处祭祀的对象也应是遇难的王族或能消灾解难的水神,总之是和沉船的事故有关。这说明左江岩画的绘制与沉船事故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对于沉船后事的处理,骆越人最重要的程序就是为逝者举行招魂仪式。骆越人对鬼魂的崇拜是非常虔诚的,骆越人的后裔民族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独特的七月鬼节,并且有谚语称:“七月十四大过年”。 七月鬼节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到河边为淹死的鬼魂烧纸钱、送冥衣、放河灯,以安抚鬼魂,不让他们对活人作祟。骆越时代对淹死的鬼魂的招魂和安魂仪式就是将死人的形象用赭红色的铁矿粉绘到岩壁上,并且是越高越好。

骆越人为什么用赭红色的铁矿粉绘画招魂和安魂,因为人的血是红色的,骆越人相信红色能夠安定人的灵魂。在邕江流域的贝丘遗址中,墓葬的骨骼旁边就发现有用赭红色的铁矿粉撒一圈以安魂的现象。

骆越人为什么认为招魂安魂的岩画画得越高越好?这和骆越人相信死人葬得越高,离天就越近,灵魂就容易升天的传统信仰有关。现在许多地方的壮族民众二次葬的骨罈都喜欢选悬崖的最高处安放,这就是骆越高处安魂习俗的遗存。

左江岩画上的主要人物当然是沉船事故中的主要人物,这些人物多处于画面的中心地位,并且形象比其他人要高大得多。从这些人身佩环首刀剑,前面摆有狗作为祭品等形象来分析,这些人物应该是当时的上层贵族。死的人地位越高,招魂和安魂的画面也就越大,陪祭的人物也就越多。

这些画面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以狗为祭品。以狗为祭品是骆越人的祭祀习俗。在壮族的古籍中往往有杀狗祭神和祭祖的记载。现在的两广地区还盛行吃狗肉的习俗,特别是在夏至期间最盛,有“夏至狗无处走”的说法。这一习俗也是骆越遗风。

宁明花山和龙州棉江花山在整个左江岩画的中是画面最大、人物最多的。这说明宁明花山和龙州棉江花山这两个地方沉船的事故最多。为什么这两个地方沉船的事故最多?原因很可能是这两个地方是进出骆越交址部中心“临尘”的咽喉门户,来往的船只众多,加上这两个地方水流特别湍急又是河流的拐弯处,航船撞上崖壁的机率当然高,所以招魂安魂的岩画也就越大。

沉船事故死去的骆越贵族人物葬在何处?从近年来挖掘的古坡战国骆越墓葬遗址来看,古坡附近的高码头红山也是岩画的绘制点,在高码头红山岩画绘制点沉船事故中死去的骆越贵族人物是就近埋葬的。估计各个岩画绘制点中沉船死去的人物也多在近处埋葬。宁明花山附近近年来多发现岩洞葬的遗址,宁明花山沉船事故中死去的人物有可能也埋葬在附近的岩洞中。